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粉碎高傲
          枯偉的身份是陸隱弟子,是東疆聯盟絕對的高層,更是大巨人一脈的首領,別說一個剛突破啟蒙境的修煉者,即便是星使都不敢口出狂言。

          “枯兄,剛剛的話確實過分了,你我都是明白人,陸盟主想獨占池水,裁判長那里也說不過去”文三思客氣道。

          靈宮怒斥,“少廢話,讓出池水”。

          枯偉對著靈宮笑了,“你可以去”。

          靈宮一愣,其余人詫異,什么意思?

          “聽說你跟我師父有一腿,你去,我師父不會說什么的,你也是我未來師娘大軍中的一員”枯偉認真道。

          靈宮臉色由白轉紅,隨后再度變白,目光充滿了怒火,再次一槍刺出,“不要臉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打我干什么?未來師娘之一,我不跟你打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誰讓你這么說的?你找死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脾氣那么壞,師父口味真重,辰劍,守好了,別讓那些人臟手污染師娘的洗澡池”。

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    其余人無奈,寒仙池邊,辰劍坐在那,饒有興趣看著枯偉與靈宮大戰,身后,好幾個修煉者偷摸著想進入寒仙池,被他隨手拍飛,其中一人超越四十萬戰力,依然被辰劍一巴掌打退,無可奈何。

          而四周,有不少大巨人,看的那些人發慌。

          寒仙宗遺址雖然大,但對修煉者來說,探索并不難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數天,整個寒仙宗遺址除了寒仙池,其余皆被探索完,除了一些年份久遠,甚至達到規避危機程度的天材地寶,就沒什么值得在意的了。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目光都看向寒仙池,越來越多的人聚集,妄圖逼迫大巨人讓步,讓出寒仙池,很多人叫囂要去星際仲裁所告東疆聯盟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枯偉就是不退,守護寒仙池的大巨人從辰劍,變成了辰荒。

          用枯偉的話說,那是給未來師娘洗澡用的,絕不能污染。

          這句話很快傳遍宇宙星空,無數人咬牙怒罵,這個死狗腿子。

          最終,劉千決等人終于忍不住,來到寒仙池外。

          此刻,寒仙池周邊已經聚集了數萬修煉者,但凡有資格進來的修煉者都不弱,大部分修煉者早已被別人扔了出去,遺址就這么大,所有人都是敵人。

          寒仙池旁,辰荒肩頭,枯偉與遠處劉千決幾人對峙。

          “小子,讓開”山神發出沉悶巨大的聲響,他此刻恢復百萬山體積,與辰荒差不多大。

          辰荒瞪眼,“退后,不得靠近洗澡池”。

          山神怒喝,“放屁,給我滾開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來試試,區區一座破山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區區一個被時代淘汰的巨人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破山妄想翻天?看我砸了你”辰荒大吼,說著,抬起右拳,大巨人一脈曾被亂神山以山脈壓制,對山體本就沒有好感。

          山神嗤笑,“鎮壓”。

          兩個體積巨大的生物于虛空對撞,頓時撕裂了蒼穹,恐怖勁風橫掃四方,圍觀的修煉者直接連反抗能力都沒有就被掀飛了。

          枯偉死死抓住辰荒頭發,這才沒被吹飛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,靈秋,劉千決身形閃爍,出現

          在寒仙池旁,還沒等他們站穩,柳葉飛花出現,分別擋住了兩人。

          劉千決皺眉,這兩人相當難纏。

          靈秋冷聲開口,“看來這片池水不簡單,陸隱讓三位星使守護”。

          柳葉先生淡淡道,“退去吧,這里沒什么值得在意的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以為我會信?”靈秋嘲諷。

          飛花大姐挑眉,“不信也得信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”靈秋大怒。

          頭頂,陰影垂落,劉千決與靈秋抬頭,赫然看到辰荒籠罩九紋戰氣,威勢無邊。

          劉千決與靈秋對視,同時退出。

          山神見兩人離開,也唯有退出。

          越是不讓他們靠近寒仙池,他們就越是想靠近。

          白夜族祖地石碑坍塌,陸隱就在石碑下修煉籠中術,數天過去,他突然睜開雙眼,冥冥中自有感覺,仿佛能感應一般,那是一個個白夜族人,其中大半集中在不遠處,也有一些零散的。

          閉起雙眼,黑暗中,他能看到一團團紅色,那是血液,代表了一個個白夜族人,只要他愿意,似乎可以隨時滅掉。

          這就是籠中術,基于血脈創造,霸道的控制戰技。

          同一時間,顏清夜王等人心中一顫,一股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,這種感覺相當難受,仿佛身上多了一根線,牽動生命的線,一旦這根線被扯斷,她的生命也消失。

          “籠中術,是籠中術”,冷夜王驚懼嘶喊,不可思議。

          遠處,一個陸玄軍修煉者抬手,白煙狠狠撞在他身上,他是超越四十萬戰力強者,卻因為被重創,即便陸玄軍中一個狩獵境修煉者如今都可以打傷他,讓他疼痛難忍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他已經沒心思考慮疼痛,他被種下了籠中術。

          顏清夜王臉色大變,“籠中術?冷長老,你在說什么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閉嘴,讓你們說話了嗎?”陸玄軍修煉者阻止,但如今這些夜王族人跟瘋了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錯,就是籠中術,我們控制白王一脈的人,手握他們的生命線,如今這種感覺反過來了,誰,誰控制了我們?誰能給我們種下籠中術?”絲蘿夜王恐懼。

          “誰,誰在控制我們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到底是誰?”。

          一個個夜王族人嘶喊,這種感覺他們第一次體會到,生殺予奪全憑他人做主,太絕望了。

          灼白夜來了,阻止陸玄軍對夜王族人出手,臉色難看,她也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

          當初陸隱顛覆白夜流界,殺死真武夜王,帶走了白王一脈的人,那一刻,所有白王一脈的人皆被解除了籠中術,擺脫了那種絕望的控制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就在剛剛,籠中術再度出現,他們,又被控制了,她當即趕了過來,以為是夜王族人搞的鬼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眼前這一幕讓她茫然,夜王族人,也被籠中術控制?怎么會?

          “灼白夜,是不是你們,你們創造了逆轉的籠中術反過來控制我們”顏清夜王盯著灼白夜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所有夜王族人都瞪著灼白夜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,影白夜,鋼骨白夜到來,他們都是白王一脈的人,隨同陸玄軍對白夜族開戰,

          如今同樣感受到籠中術,都以為是夜王族人出手,面色發白的到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不是你們夜王族人搞的鬼,竟然敢再以籠中術控制我們?就算我們死了,你們也別想活”鋼骨白夜怒吼。

          冷夜王厲喝,“是你們白王一脈的人搞的鬼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呸,籠中術是你們夜王一脈發明的可恥戰技,關我們白王一脈什么事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    “住口”灼白夜厲喝,所有人看向她。

          她沉聲道,“普通族人,也被籠中術控制”。

          雙方沉默,夜王族憑籠中術控制白王一脈,白王一脈也有一絲絲可能逆轉籠中術,反控制夜王一脈,但這些與白夜族普通族人都無關,他們根本接觸不到籠中術,如今竟然也被控制,這就詭異了。

          難道是第二夜王?灼白夜想起來,要說能與白夜族所有人產生關聯,唯有第二夜王這位古老的族內強者,但他已經被裁判長大人帶走,關押在坤澤,不可能從坤澤影響到他們吧。

          虛空扭曲,陸隱走出。

          陸玄軍齊齊行禮,“參見盟主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參見盟主”。

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    灼白夜看向陸隱,并未行禮,她不是陸隱的下屬,暫代陸玄軍第二指揮的位置也是陸隱請她幫忙,他實在找不到實力足夠,又能讓他信任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顏清夜王等人都盯著陸隱,目光中有仇恨,有無奈,也有恐懼。

          “陸隱,放了我,我幫過你,也救過你,不是我,你不可能安全從北行流界出來,不是我,你早被白夜族滅了”原凈夜王無力嘶喊,祈求著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看去,“說的不錯,原凈夜王,你確實幫過我很多,但這些,都是我自己爭取來的,怎么,你們還沒找到第三夜王?”。

          原凈夜王發出嘶啞的聲音,“求求你,放過我,我不會與你為敵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嘴角彎起,“為敵?你們想太多了,籠中術的滋味,不錯吧”。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震撼望向陸隱,包括灼白夜。

          “籠中術,是你種下的?”灼白夜不可置信,仿佛第一天認識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看了看她,隨后目光掃過所有白夜族人,“不知道你們是否知道,曾經的白夜族是什么存在,我可以告訴你們…”。

          摧毀敵人,除了擊敗他的肉體,更要粉碎他的意志,陸隱,就在粉碎白夜族人的意志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自認為是內宇宙第一強族,無比高傲,曾經即便傳承石丟了,也放言無人敢動,總會回歸祖地,真武夜王肆意玩弄熾翎族,不將任何人放眼里,皆因為他們源于骨子里的高傲。

          而今,陸隱讓他們認識到了真正的自己,他們,是奴隸,曾經寒仙宗,白家的奴隸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你胡說”冷夜王怒吼,掙扎著起身想對陸隱出手,一柄長槍刺穿他右腿,將冷夜王打落了下來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淡淡道,“沒必要騙你們,如果不是第一夜王太過妖孽,反殺白家人,這里根本不叫白夜族,依然是寒仙流界,做主的,永遠是白家人,而不是所謂的夜王一脈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籠中術也并非第一夜王開創,他只是改動”。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