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始祖傳說
          魁羅想了想,一拍腦袋,“寒仙宗,白仙兒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閃,“白仙兒?”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鄭重道,“她當初突破星使,異像轟動整個樹之星空,令母樹搖曳,以至于引來永恒族大舉進攻,無數紅背飛蛾撲火沖入寒仙宗要滅殺她,你的異像絕不在她之下,甚至還要超過她,完了,麻煩大了,樹之星空知道你的異像,絕不會放過你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道,“我知道,所以我一直派人盯著創天院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還有永恒族,也絕不會放過你”魁羅沉重道。

          這個陸隱不擔心,盡管自己的天賦會讓永恒族忌憚,但相比他們制定的陽謀,自己天賦越高越好,越高,將來實力越強,越能對抗四方天平。

          “別考慮那些了,那是后話,先幫我解決這場戰爭”陸隱道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翻白眼,“沒心沒肺,一場小小的戰爭虧你看的那么重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聳肩,“沒辦法,有需要守護的地方”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還在想陸隱突破產生異像一事,越想越不爽,明明是陸隱的事,搞得他比陸隱自己還緊張,而且剛剛還被嚇一跳,不行,這不是他的風格,想著,他道,“對了,老頭子我也有件事要告訴你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陸隱好奇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隨意道,“不是什么大事,就在之前闖進道源宗,看到一個雕像,應該是傳說中始祖的,第六大陸三祖經常膜拜”。

          很平淡的一句話,陸隱聽懵了,他以為自己聽錯了,“你說什么?”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嘴角上揚,得意,“沒什么,小事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無語,“三祖都要膜拜,這是小事?什么始祖?”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詫異,“不知道?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搖頭,看了看第二夜王,第二夜王也一臉茫然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嫌棄,“見識真少,虧你們一個是陸家嫡系,還傳承死神的力量,一個活的比誰都久遠”,鄙視了一番,咳嗽一聲,慢悠悠道,“聽好了,傳說,人類最古老時期,存在一位始祖,不知道是第一個誕生的人還是第一個創造修煉的人,反正各種傳說都有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傳說,正是這位始祖建立了道源宗,成為人類第一個祖境強者,替無數人啟蒙,明智,鋪墊了修煉文明,其后才誕生諸如死神,命運,武天等各個強大祖境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后人但凡踏上修煉之路,都要膜拜這位始祖,他是所有人類的信仰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頭子我在道源宗看到一座雕像,腰纏巨蟒,肩立神鷹,那個形象與傳說類似,而且還供奉在道源宗最深處,所以猜測或許那位就是始祖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和第二夜王聽得目瞪口呆,死神,命運這些傳說已經很夸張,如果不是力量真實存在,陸隱都不相信,現在又冒出個始祖傳說,開創人類修煉文明,建立道源宗,聽起來跟創世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“真有始祖?”第二夜王愣愣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翻白眼,“說了是傳說,老頭子我怎么知道,你去問問第六大陸三祖,他們膜拜的,他們信”。

          第二夜王被噎了一下。

          “話說回來,你活的比誰都久,聽說當初母樹還沒脫離廢棄之地你就存在了,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”魁羅盯著第二夜王,目光越加鄙夷。

          第二夜王臉皮一抽,白夜族的歷史實在不怎么光榮,在那個古老時代沒有任何存在感,就是白家的奴隸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信不信?”陸隱問道,始祖的傳說實在夸張,比死神他們更古老。

          魁羅道,“沒什么信不信的,管他有沒有始祖,跟我們沒關系,就算有也早死了,傳說母樹都是他栽種的,誰知道呢”。

          傳說也要看是什么層次的傳說。

          對于普通人來說,修煉者撕裂星空,移山填海已經是傳說。

          對于修煉者來說,半祖創造內世界,也是傳說。

          而對于半祖來說,什么是傳說?死神,命運那些存在就是傳說,始祖,同樣是傳說。

          傳說未必是假,只是層次不夠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始祖真的存在,該有多強?道源宗內既然供奉那座雕像,不會沒有原因。

          現如今,宇宙中存在最古老的不是榮耀殿堂,不是四方天平,而是道源宗,哪怕第六大陸被摧毀,道源宗都是從最古老時期遺留下來,見證了最古老的歲月,那座雕像還不知道存在多久了。

          辰祖無敵強大,卻不會讓其他祖境膜拜。

          連祖境都膜拜,不會沒有道理。

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    半祖對戰的余波肆意掃蕩,覆蓋蠻疆與鐵血疆域。

          藥仙與血老鬼聯手對戰妖帝都被壓入下風,看的劍谷主等人驚駭,不斷后退。

          “有沒有查到虛青那批巨獸的蹤跡?”,一道聲音在劍谷主幾人耳邊響起,他們看去,大喜,“瀾仙?”。

          瀾仙凝重看了眼東面,妖帝的實力簡直可怕,藥仙與血老鬼聯手都很難抵擋,她也要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幸虧血老鬼在,否則她與藥仙聯手,肯定擋不住。

          “沒查到虛青那批巨獸的蹤跡,不過它們肯定會返回巨獸星域,必須經過蠻疆”劍谷主恭敬道。

          瀾仙目光閃爍,“讓東疆聯盟參戰”。

          劍谷主迷茫,“東疆聯盟?”。

          瀾仙道,“以東一片疆域為條件,讓東疆聯盟參戰,等消滅了虛青那批巨獸,給我收復東一片疆域”。

          劍谷主幾人迷茫,什么意思?之前明明還幫著陸隱,讓他們放棄東一片疆域,現在怎么又算計東疆聯盟了?

          瀾仙暗自懊惱,她也被耍了,當初陸隱以無上祖之皮為條件,逼迫第六大陸接手戰爭,她以為東疆聯盟想要退,便以不接手東一片疆域為要挾,讓陸隱交出血,但她不清楚,陸隱壓根沒打算退出東一片疆域,一切都是假象。

          她自以為可以逼迫陸隱,實際上正好進入陸隱圈套,后來甚至還幫著陸隱拿到了東一片疆域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這些,她就悔恨。

          這是陸隱的計中計,以無上祖之皮引誘第六大陸殺虛青,并蒙蔽第六大陸的眼,如果不是巨獸星域順利打向雄霸疆域,東疆聯盟絲毫未動,她到現在都沒看清。

          這個卑鄙的混賬。

          瀾仙從沒有這么憋屈過,自踏上修煉之路,她的天賦便引起道源宗注意,成為道源三天,突破半祖,順理成章,只要再得到起源之物,破開上慧關,成祖也是水到渠成,一切看起來那么順利,沒想到在一個小輩那翻了船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這些,瀾仙臉色越發冰冷,“想辦法把東疆聯盟引過來參戰,東一片疆域必須是我們的”,說完,她一腳跨出,櫻花漫天,加入對抗妖帝的戰場。

          劍谷主看著瀾仙消失的背影,目光明亮,看來血祖不打算收陸隱為弟子了,否則瀾仙半祖態度不會變,那小子就是第六大陸敵人。

          他看陸隱一直不順眼,現在好了,可以名正言順打壓,但現在還不是時候,同時對上巨獸星域跟東疆聯盟,有些吃力,第五大陸那邊半祖數量最多,能不開戰就不開戰。

          先把東疆聯盟引到這片戰場再說,等消滅了虛青那批巨獸,穩固鐵血疆域,再對東疆聯盟出手,外宇宙本就屬于第六大陸,拿回來合情合理,第五大陸無權干預。

          蠻疆邊境,妖帝詫異,“三個半祖,第六大陸還真看得起我”。

          藥仙疲憊,面色蒼白,血老鬼臉色也不好看,他與藥仙實力伯仲之間,唯有瀾仙擋在最前面,雖然她年紀最小,但因為曾經是道源三天,天賦奇高,破兩關,實力還要超過血老鬼。

          “妖帝,既然入侵,哪有全身而退的道理”,瀾仙開口,三弦彈撥之音響徹,櫻花漫天。

          妖帝眼睛瞇起,虛青那批巨獸不能損失,否則萬年內,巨獸星域都沒有入侵外宇宙的實力,“退出蠻疆,否則你們都要死”,說完,抬手,精氣神匯合化為黑點撞向瀾仙。

          頃刻間,四位半祖之戰驚天動地。

          劍谷主等人率領第六大陸修煉者再次后退,同時聯系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剛到隕石帶就接到劍谷主聯系,頗為奇怪,這時候劍谷主聯系他干什么?

          “陸盟主,妖帝率領援軍即將與虛青匯合,以我們的力量暫時擋不住,還請東疆聯盟支援,東一片疆域可以作為酬勞”,劍谷主直接說道,第一句話就是這個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閃,“我看到瀾仙半祖也去了蠻疆,三位半祖擋不住妖帝和它的援軍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很難,妖帝實力高深莫測,天妖帝國有不止一位百萬戰力強者支援,再加上虛青那邊的實力,我們擋不住”劍谷主沉聲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猶豫。

          劍谷主大聲道,“東一片疆域,陸盟主不想要了嗎?如果我們戰敗身隕,將不再有實力抵擋在鐵血疆域,屆時東疆聯盟同樣要出戰,還不如聯手將巨獸星域一舉擊潰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皺眉,“以第六大陸實力,現在支援也來得及”。

          劍谷主無奈,“不知道什么人泄露了很多信息,如今我第六大陸內部不穩,報仇的報仇,抓人的抓人,很難有人支援了,陸盟主,如果不是無人支援,我不至于求到你”。

          讓一位宙之印照者說求這個字,可見真到了極限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感慨,“前輩不容易啊”。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