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找麻煩
          策九猜測,“會不會是戰策論?或者資源?聽說他貪婪成性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搖頭,“達到他這種地位,資源唾手可得,沒必要找我策家麻煩,難道?”,策老閻想到東疆聯盟。

          東疆聯盟已經一統內外宇宙,擁有正面抗衡巨獸星域的力量,下一步是宇宙海,但宇宙海之主,雷恩大戰團跟陸隱就是一家人,宇宙海沒必要考慮,下一步自然是新宇宙,難道是為了謀奪新宇宙來找他策家麻煩?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失笑,不可能,想多了,新宇宙可不是內外宇宙。

          東疆聯盟之所以正面抗衡巨獸星域,天星宗,榮耀殿堂都出了力,否則光憑東疆聯盟絕無可能。

          在新宇宙,七字王庭,天星宗,梅比斯一族,極光宇宙飛船公司,諸神之鄉等等,哪個是好惹的?半祖就有數位,東疆聯盟憑什么想一統?

          想了半天也猜不到陸隱的目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用管他了,既然有目的,肯定會找來,我等著他”策老閻自信道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問道,“那陰陽三仙決怎么辦?家族內學會的人不少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無奈,“那門戰技雖然精妙,但缺少與之配合的功法,最多算是起手式,又能怎么樣?他如果想借此找我策家麻煩,也太小看我策家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    竹三帶著陸隱在街道上逛一圈,著實震撼了策家外姓人。

          整個策家都在議論這件事。

          這兩天,陸隱依然在策家閑逛,對策家弟子戰斗感興趣,特意看過不少策家子弟戰斗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也來了,陪同在側。

          “策家的戰策論果然厲害,能模擬戰技,怪不得有人說策家戰技是七字王庭最多的,名不虛傳”,陸隱贊嘆。

          竹三瞥了眼策九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笑道,“都是些花架子,哪比得上陸盟主的空空掌,一掌而出,星使都懼怕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淡笑,“策兄可是太夸獎我了,不過是堪堪突破星使,說的我好像半祖一樣,哈哈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淡笑,沒有接話。

          前方,兩名策家修煉者戰斗如火如荼,兩人修為近似,同為策家子弟,雖不是嫡系,卻也會戰策論,打起來風格都很相似。

          忽然的,其中一人抬手,指尖化作奇異圖案點向對手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忽然踏前一步,脫口而出,“陰陽三仙決?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目光一凜,“陸兄,怎么了?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臉色難看盯向策九,蘊藏著怒氣,“策兄,那是陰陽三仙決,你策家怎么會?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皺眉,“陰陽三仙決?我不清楚,那不過是我策家眾多模擬過的戰技之一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誰模擬過?”陸隱大喝,引起不少人看來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沉聲道,“陸兄,我敬你是客人,處處尊敬,但你這種態度過分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厲聲道,“那是一位前輩的陰陽三仙決,當初與那位前輩以酒論武,特意向前輩請教過,這門戰技精妙無雙,整個宇宙都沒幾人會,你策家怎么學

          到的?而且居然對外教導,這件事,策家必須給我一個交代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下意識瞥了眼竹三,這家伙還真了解陸隱,果然以陰陽三仙決發難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既然陸盟主不滿,就請家父解釋吧”,策九硬生生道,說道,帶著陸隱找到策老閻。

          策家不少人聚齊,對面正是陸隱與第二夜王。

          氣氛有些緊張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神色不善,盯向策老閻,“策族長,我陸隱不是不講理的人,如果是我自己的戰技被你們學到,那就算了,但這門戰技出自一位前輩,是前輩一生子的心血,只傳弟子,現在你策家居然光明正大供族人學習,對那位前輩太不尊重了,這是偷盜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皺眉,“陸盟主,我策家戰策論模擬各方戰技,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,所以不管是誰與我策家弟子作戰,都盡可能施展功法,隱藏戰技,這是常識,你說的這門陰陽三仙決被模擬學到,那是你那位前輩自己的問題,何必來找我策家麻煩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么說策家是不打算對此作出交代了?”陸隱目光低沉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背著雙手,“陸盟主是客,我策家以禮相待,但如果是惡客,我策家,也不懼”。

          話音落下,不遠處,一位老者走出,赫然是策家底蘊長老策岳,一位超百萬戰力強者,手持異寶不動棋盤,謹慎盯著第二夜王。

          整個策家都動員了起來,帶來肅殺之氣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冷笑,“不愧是七字王庭策家,果然夠膽,連半祖都不懼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家眾人臉色一變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驚異,“半祖?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并未看向他,而是看向策岳,“老前輩,你可有聽過陰陽三仙決這五個字?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岳迷茫,“并未聽說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點點頭,“那么,酒癡呢?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岳臉色一變,“半祖酒癡?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目光一縮,“陸盟主,你這話什么意思?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昂首,“陰陽三仙決乃是半祖酒癡的絕技,傳給弟子瓊熙兒,現在居然被你策家這么正大光明傳出去,策族長,我看你策家是想跟酒癡前輩過過招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臉色難看至極,策岳看向策老閻,“怎么回事?”。

          一眾策家人都臉色難看。

          誰知道陰陽三仙決居然是半祖的絕技,如果知道,打死他們都不敢這么肆無忌憚的外傳,這就像別人將戰策論外傳一樣,不,比那個更嚴重,至少策家沒有半祖。

          策九震撼,居然是半祖絕技?

          竹三自己都沒想到,陰陽三仙決明明是模擬瓊熙兒的戰技,難道,瓊熙兒是半祖弟子?怎么可能?如果是半祖弟子怎么會那么弱?

          “陸盟主,你以為將陰陽三仙決與半祖酒癡聯系起來就可以威脅我策家嗎?誰能證明這門戰技屬于半祖酒癡?”策老閻厲聲道,原先他不在乎陸隱以這門戰技威脅他,但如果這門戰技屬于半祖,那就不同了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淡笑,“你可以問夏戟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

          老閻心一沉,看陸隱的態度有恃無恐,難道真是半祖戰技?

          策岳目光閃爍,詢問夏戟自然是最好的求證方式,但如果問了,他們的把柄不止在陸隱一人手中,也會落到夏家手里,同為七字王庭,可沒有看上去那么和諧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們退下”,策岳沉聲道,屏退了除策老閻之外所有人。

          看著眾人離開,陸隱知道他成功了,策家連求證夏戟的勇氣都沒有,當然,不管他們是否求證,陰陽三仙決確實是酒癡戰技,沒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“陸盟主,你想怎么解決這件事?”策岳看向陸隱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與策岳對視,“前輩相信陰陽三仙決是半祖戰技了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姑且相信”,策岳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前輩還是求證一下吧”,陸隱道。

          策岳皺眉,“作為后起之秀,陸盟主的大名即便常年閉關的我都聽過,一統內外宇宙,遙望新宇宙,帶領東疆聯盟抵抗巨獸星域,渡劫令星源宇宙沸騰,引出了血祖,這一系列事讓人敬佩,我策家對陸盟主從無半點不敬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聽說陸盟主連我策家的策字秘都會,那么陸盟主來到星羅域這段時間,我策家可有找過你麻煩?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認真道,“學會策字秘是機緣巧合,試問如果前輩可以學到夏字秘,學到榮耀殿堂秘術,會不會因為顧忌夏家,顧忌榮耀殿堂而不去學?何況當初晚輩可不知道策字秘屬于策家,那個時候晚輩沒資格接觸七字王庭,甚至沒聽過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老閻插嘴,“陸盟主學會策字秘是事實,還想抵賴不成?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看向策老閻,“學策字秘的是我,如今肆意外傳半祖戰技的是你策家,你們可以因為我學了策字秘找我麻煩,這是你們的權力,現在我要解決半祖戰技一事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想怎么樣?”,策老閻咬牙道,說到底都是拳頭為大,如果陸隱只是個小人物,怎么敢這么說,甚至都不敢暴露學會策字秘,他們現在面臨的是半祖,早知如此,他們也不敢暴露教導陰陽三仙決,如今已經晚了,只能封住陸隱的口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凜,隨后看向策岳,“其實只要我不說,你們不說,同時禁止學會了陰陽三仙決的策家子弟使用就可以了,半祖不可能盯著你們策家,酒癡前輩嗜酒成性,只要沒人特意告訴他,他是發現不了的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岳深深看著陸隱,“陸盟主怎樣才不會告訴酒癡半祖?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道,“很簡單,晚輩想觀摩策家老祖留下的不動棋盤”。

          策岳不解,“你不是學會策字秘了嗎?觀摩不動棋盤唯一的作用就是有可能讓人學會策字秘,對你無用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其實晚輩并不想害策家,正如前輩說的,晚輩身懷策字秘,來到策家,卻無人找麻煩,代表策家待晚輩如朋友,晚輩自然也不會害朋友”,陸隱輕松道。

          策岳迷茫,看不懂陸隱的目的。

          相比策岳的迷茫,策老閻不解的同時還有驚訝,竹三居然猜出陸隱的目的了,他真那么了解這個人?如果是,那竹三的用處就大了。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