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兩千五百八十七章 圣之哀傷
          木時空的歷史有多悠久,無人知道,曾經始空間與永恒族大戰,眾多平行時空加入戰場,木時空是少有的可以與始空間第三大陸平起平坐,并決戰于鳩河的強大存在,如果要追溯,或許木時空歷史還要超越虛神時空。

          如此漫長的歷史,誕生了多少奇特樹木無人知道,始空間歷史出現過斷層,木時空同樣也出現過。

          木三爺要回去查找資料,他仿佛想到了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    這一日,恢弘的聲音響徹六方道場,“所有人十息之內于星空集合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立刻走出,抬腳跨入星空,身側,一道道人影出現。

          星空中,游騰,石嬌等人皆在,眾人一個個參拜。

          十息一過,整個六方道場匯聚了數萬人進入星空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都沒想到有這么多人,看來又有一批人加入了六方道場。

          文三思,灼白夜等人也都在。

          石嬌上前,半祖層次的力量掃過眾人,帶去壓力,令虛空都在扭曲,“接下來,任何人不要說話,我們會帶你們見證歷史,這個過程或許很長,或許很短,無論時間多久,任何人都不準說話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膽敢違反者,殺”。

          六方道場眾人驚訝,他們都是各個時空選出來的精英,修為雖有高低,但無可否認,他們的未來潛力很大,在各自時空地位并不低,而今卻被威脅生命,很多人都不習慣,但真就無人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石嬌施展了類似內世界之力,帶著六方道場數萬人加上游騰,虛向陰,木三爺等人齊齊離去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知道,目的地應該是輪回時空,否則不會以石嬌為主。

          要去輪回時空了嗎?他有些忐忑,在那個祖境都可以被賜予的時空,大天尊會不會察覺到自己?會不會遇到祖境?意外來的太突然,他毫無準備。

          轉眼,隨著虛空開朗,他們來到了一片陌生星空。

          對于輪回時空之外的人而言,這片星空很陌生,但陸隱卻感覺熟悉,他看到了覆蓋星空的陸地,感受著無處不在的星源之力,如果不是那塊陸地太大,他都以為回到了第五大陸。

          整個第五大陸唯有新宇宙有陸地,其余地方陸地早已崩潰。

          而眼前,是一塊巨大的橫跨整個星空,不知道蔓延多廣的陸地,橫臥輪回時空,看的所有人震撼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幕,陸隱在第六大陸修煉者記憶中看過,這一幕,也在穿梭時空時看過。

          第五大陸曾經有著一樣的陸地,而今都已消失。

          “為什么有陸地?”,一個女子驚呼,樣貌可愛,充滿了靈動,好奇的目光看向止兵。

          止兵臉色一變,下一瞬,女子身體化為粉末,鮮血灑落星空。

          周圍所有人神色大變,駭然望著這一幕。

          死了,那個可愛的女子直接死了,是石嬌的攻擊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說過,任何人不得說話,違者,殺”,石嬌冷冽,比任何時候都更冷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深切體會到這句話的份量,她不是開玩笑,是真的會殺人。

          那個女子是遺失族人,頗受止兵喜歡,竟然毫不猶豫殺了,止兵可以阻止的,卻沒有阻止,這不僅僅是六方道場的意志,更是整個六方會的意志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臉色變換,緊緊閉上嘴,決不能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看著腳下陸地,這就是輪回時空,跟第五大陸太像了,或者說,跟始空間太像了,這輪回時空與始空間肯定有聯系。

          在壓抑的氣氛中,石嬌帶著眾人朝著一個方向而去,以她半祖的速度,也足足趕路了數日才跨越陸地,來到另一側,帶陸隱等人看到了震撼的場景。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呆呆望著遠方戰場,無數修煉者與永恒族尸王廝殺,陸地建起了巍峨的墻壁,也不能算是墻壁,更像是將陸地折疊起來,讓永恒族被阻擋在外,盡管簡單粗暴,但卻遠比三君主時空的邊界更震撼人心,充滿了蠻荒的壯麗。

          墻壁內外,星辰閃耀,陸隱分明看到了原寶陣法,而且是由星辰構成的無數原寶陣法,分散于墻壁內外。

          墻壁似乎將整個輪回時空圍起,又可能只圍堵一個方向,肉眼可見的暗紅色充斥著墻壁,不僅有人類和尸王的,也有各種星空巨獸的。

          無數修煉者站在墻壁之上廝殺,墻壁內也有修煉者通過縫隙廝殺,那些縫隙放眼整個墻壁看起來很小,但對于修煉者來說,已經是很大的空間,有些縫隙甚至有星辰轉動,那些星辰絕不比地球小。

          這里,是輪回時空與永恒族的戰場,相當于背面戰場對樹之星空的意義。

          這里充滿了野蠻的殺戮,呼吸到的都是血腥氣。

          這是,尸山血海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里是我輪回時空與永恒族廝殺的第一線,在這里,除了極強者,任何人都是螻蟻,即便我等,稍不注意,都可能隕落,而這堵墻壁之上,染了兩位極強者的血,今日,你們或許會看到第三位極強者血染墻壁,這堵墻壁,稱之為--無垢界”,石嬌聲音傳入眾人耳中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望著遠方,無垢界嗎?

          看似墻壁,卻無比巨大,承載星辰,足以令半祖強者肆意殺伐,甚至容得下祖境強者對戰,這就是輪回時空的邊界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深呼吸口氣,這里,不比背面戰場戰爭來的少,從墻壁上早已沉色的血漬可以看出,這里尚且如此,可以想象無邊戰場的激烈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不清楚在這里看什么,無垢界的戰爭不可能讓他們參與,上去等于送死。

          而石嬌說的話讓不少人有所猜測,什么叫或許會看到第三位極強者的血?難道會有極強者出戰?

          即便無垢界也不可能經常有極強者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平靜看著。

          一連十天,無垢界的戰爭麻木的進行著,這里日復一日,永遠在廝殺,血液不停澆灌大地,從未停過。

          在第十一天,星空忽然變了,天塌地陷的感覺降臨,讓眾人感受到了來自靈魂深處的威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凜,祖境強者。

          石嬌等人抬頭,星空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一個老者,遙望無垢界,神色平靜。隨著老者的降臨,整個無垢界都在震顫,這是唯有祖境強者才帶來的可怕威壓。

          石嬌行禮,“參見化圣”。

          游騰,虛向陰等人齊齊行禮,“參見化圣”。

          無垢界,無數人參拜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等人同樣行禮,與無垢界廝殺的那些修煉者一樣,表達對祖境強者的尊重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相比陸隱等人,石嬌眼中多了一分哀傷,唯有她知道即將看到什么,這一幕,是輪回時空少有的足以記入歷史的大事件,圣之哀傷!

          化圣望著無垢界足足兩天,隨后身形消失,下一刻,無垢界墻壁之外,無數永恒族尸王碎裂,化圣降臨,親自屠殺。

          “化圣,你找死”,無垢界之外出現厲喝,是祖境尸王,帶著低沉陰寒之音殺了出來,與化圣展開驚天動地的對決。

          祖境對戰,見過的人太少太少了,即便六方道場這些人此刻看著,他們也根本看不到,眼睛都在刺痛。

          無垢界無數修煉者瘋狂后退,尸王不斷被波及。

          星空傾覆,余波帶來的威壓足以令半祖吐血。

          無垢界都在開裂,兩道人影瘋狂對攻,一道正是祖境尸王。

          化圣明顯被壓制下風,拼肉體力量,人類面對尸王劣勢太大了,不過化圣憑著化一天功,硬生生借助尸王的力量反攻,也打的尸王難以承受。

          石嬌等人緊盯著,他們都看不清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平靜,他猜到了,化圣確實在找死,他沖出無垢界,殺入永恒族,這是輪回時空給他的懲罰,是大天尊,給他的懲罰。

          噗

          化圣不斷吐血,對面的祖境尸王也不好受,周身都在開裂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的原寶陣法還能撐多久?”,祖境尸王大吼,取出類似錘子的武器不斷轟擊,每一下轟擊都令虛空震顫,出現了恐怖無邊的黑暗,如同真的將這星空撕開。

          但這種轟擊卻被動的轉移方位,化圣施展了原寶陣法,不知用途,卻能令祖境尸王的攻擊打不到他,而祖境尸王本身還在承受化圣的攻勢。

          化圣果然是原陣天師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在看到化一天功修煉之法的時候已經有所猜測,這片時空如果存在原寶陣法,必然有原陣天師,化圣,最有可能,如今證實,他頗為可惜,如果能得到化圣的原寶陣法多好。

          只怕是沒這個機會了。

          化圣是在求戰,無論他與祖境尸王拼到什么地步,哪怕祖境尸王撤出無垢界,他也會追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“圣之哀傷,我想起來,化圣,你被執行了圣之哀傷的刑罰”,祖境尸王沉聲低吼。

          化圣一言不發,任憑身上撕裂眾多傷痕,任憑自身力量衰退,他依然不怕死一般沖出無垢界。

          “有本事就來,想死,成全你”,祖境尸王再次低吼。

          化圣再度沖出無垢界,周邊出現湖泊蔓延而出,陸隱忍不住上前一步,這是祖世界,化圣的祖世界。

          祖世界一出,幾乎代表化圣盡了全力,也就意味著距離結束,不遠了。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