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兩千八百三十四章 各方危機
          ,最快更新踏星!

          與墨老相反的方向,同樣有人隱藏,赫然是羅汕。

          望著天上宗恢弘的廝殺,羅汕眼睛瞇起,沒想到天上宗隱藏了這么多力量,那個是流云吧,原來如此,對超時空出手的是天上宗的人,是誰他不知道,但很確定,無論他還是六方會都小瞧了天上宗,小瞧了那個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此子早就進入六方會了,或許小沐的失蹤也是天上宗所為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他忍不住殺意,先鏟除叛徒。

          天上宗另一側,宸樂一箭射出,尸王抬起猩紅豎眼,發出咆哮,一拳將箭矢打斷。

          宸樂神色不變,繼續一箭射出。

          他可以滅殺這個尸王,只要施展祖世界,但滅殺了之后呢?他就要對抗其它尸王。

          看著遠方一個個永恒族尸王,看著那些恐怖的真神衛隊隊長,宸樂不想動。

          通過羅君,他聽過真神衛隊,更聽過那些隊長。

          盡管真神衛隊隊長不如七神天,卻也不是他可以對抗的。

          那些隊長每一個都極端可怕,堪稱祖境絕頂高手,他可不想死。

          尸王沖向他,又被他一箭打退。

          眼角掃過,遙遠之外,星君也在對抗一個尸王。

          今日這天上宗能不能存活,他真沒底,還是考慮后路吧,他不可能為了那個陸隱而死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地,強烈危機降臨,宸樂急忙避開原地,什么都沒有?

          危機越來越強烈,令他毛骨悚然,誰,誰盯上了他?

          宸樂臉色劇變,看向前方,那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人,目光冰冷的盯著他,眼中充斥著殺機。

          宸樂瞳孔陡縮:“羅君?”

          羅汕嘴角彎起:“好久不見了,宸樂!

          宸樂臉色煞白,盯著羅汕:“你,你不是在無邊戰場?”

          “一個問題,為什么背叛我!绷_汕冷聲道。

          宸樂咽了咽口水,他不清楚羅汕的實力,一開始說羅汕偽裝實力,得到大天尊看重也是因為送茶葉這個情報就是來自他,他始終認為羅汕并不厲害,比不上大恒先生,所以當初被大恒先生控制沒想過找羅汕幫忙。

          但再怎么說,羅汕都比他強。

          開創君王氣,并非弱者,哪怕比不上大恒先生那種,殺他還是沒什么問題的。

          冷汗自額頭滑落:“我沒辦法,是陸隱逼我的,我不加入天上宗,他就讓我死!

          羅汕目光森寒:“是我們教導你提升實力,你修煉的一直都是君王氣,最后卻背叛我,死吧!闭f完,抬手抓向宸樂。

          宸樂大驚:“羅君,你現在對我出手等于背叛六方會,你在幫永恒族!

          羅汕根本不聽他的話,宸樂一箭射出,被羅汕抬手捏碎。

          上方,尸王降落,對著宸樂就是一拳。

          生死危機,宸樂張開雙臂,一枚巨大無比的箭矢出現,祖世界--凌云之箭。

          一箭射出,同時覆蓋羅汕與尸王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手掌一把抓住箭矢,箭矢寸寸碎裂,同時碎裂的還有宸樂的身體。

          他一口血吐出,不可置信望著羅汕:“你?”

          “廢物,就憑你,了解我多少!

          尸王一拳并未擊中宸樂,羅汕隨手

          將尸王粉碎,他的實力展露無遺,令宸樂駭然,不可能,這個人秒殺尸王與他,實力絕對不是自己想的那般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再次抬手抓向宸樂:“讓你知道叛徒該怎么死!

          “住手!毙蔷絹,喘著粗氣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看向她,目光復雜:“你也背叛我!

          星君皺眉:“映星時空的人被天上宗帶來了,我沒辦法!

          羅汕目光緩和了很多。

          “羅汕,放了他!毙蔷谅暤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目光冰冷:“你讓我放了這個叛徒?”

          “殺了他,你就是六方會的叛徒,他在跟永恒族作戰,在幫如今已經成為六方會的天上宗作戰,為了他背叛六方會,值嗎?”星君大喝,臉色漲紅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盯著星君,看著她的眼睛,笑了:“我們認識多少年了?”

          星君一怔:“不記得!

          “你從來沒這么看過我!

          “放了他!

          “我恨叛徒,恨天上宗,恨陸隱,更恨大天尊,但!绷_汕盯著星君:“你做什么我都不恨!

          星君心一顫,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,羅汕為了她,曾冒死進入無邊戰場帶出映星時空的人,盡管她也聯合羅汕守住了三君主時空,但多少年來,羅汕從未勉強過她任何事,從來沒有。

          星君目光柔和:“羅大哥,不要當叛徒!

          羅汕目光一跳,緩緩松開手。

          宸樂趕緊后退,驚懼望著羅汕,他差點死了。

          沒想到羅汕實力這么強,早知如此,他應該坦白的,或許羅汕就能解除大恒先生的控制,也不至于落到今天這步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轉身就走。

          “羅大哥,如果還想留在六方會,就幫幫天上宗,你不是幫陸隱,是幫你自己!毙蔷蠛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沒有回頭,語氣低沉:“如果我找到一方時空可以生活,你,愿意跟我走嗎?”

          星君怔怔看著羅汕的背影,沉默了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苦笑,一步踏出:“天上宗陸隱欠我的一定要還,我不對他出手,卻可以打開通往三君主時空的通道,他陸隱那么想加入六方會,就給我加入無邊戰場吧!

          星君大驚:“羅大哥!

          羅汕已經離去,去了神武大陸。

          另一邊,陸不爭盯著前方祖境尸王,心中涌起陣陣不安,總感覺好像被什么盯上了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他避開祖境尸王攻擊,三陽祖氣嘗試幻化命運卜算。

          剛剛他數次幻化命運失敗,這次成功了,他急忙卜算危機來源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好,是他?”陸不爭臉色劇變,墨商那個陰險小人居然來了,早不來晚不來,偏偏是這時候。

          如今的天上宗,誰人能擋墨商?

          墨商可是達到序列規則層次的怪物,即便沒有永恒族入侵,天上宗也必須出全力才能對抗,生死還很難說,而今,沒人能擋住的他。

          陸不爭不動聲色,不敢尋找墨老怪蹤跡,墨老怪還沒出手,只要沒出手,他們就有希望。

          他不敢奢求墨老怪幫天上宗對付永恒族,以墨老怪的特性,不幫永恒族就不錯了。

          危機忽然暴漲,如芒在背。

          陸不爭臉色一變,忽然

          大吼:“我要破祖了!

          他聲音很大,引起了命女,痕心還有冷青他們的注意。

          其他人以為他在提醒,急忙遠離。

          正準備出手的墨老怪停下,驚疑不定:“破祖?”

          他不敢接近,陸不爭破祖,聲勢絕不會小,他如果摻和其中,生死就難說了。

          也罷,就看你能不能破祖成功,即便成功又如何。

          最多達到冷青的實力,那種實力根本不被放在眼力。

          破祖更好,墨老怪冷笑:“讓你嘗嘗成為祖境的喜悅,最后再被我推入深淵,陸不爭,這是你自找的,沒有陸家,你算什么東西,憑你也配幻化命運,呸!

          陸不爭感覺危機消失,他松口氣,嚇住墨老怪了,但不行,他并非真的破祖,源劫不出現,墨老怪一定看出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想著,他猛吐出口血:“還要等等,先恢復一下再說!

          對面,尸王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陸不爭再次與尸王鏖戰。

          墨老怪皺眉,那就等等,相比現在就殺了陸不爭,等他千辛萬苦破祖成功再滅了他更有成就感。

          一定要讓他感受到絕望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很快來到神武大陸,對著振光塔就是一擊。

          沒人敢阻攔,原本鎮守此地的木邪也參與天上宗大戰,封印沒有例外,被羅汕直接破了。

          運道原寶陣法被橫推開來。

          當封印破碎,三君主時空與始空間再度相連,無數尸王涌來,神武大陸陷入戰火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冷笑,一個都別想好過。

          神武大陸異變被木邪察覺,但他無法抽身離開,眼前這個橘計很難纏,擁有將一切攻擊化為平面的能力,這種能力木邪都看不出究竟是天賦還是序列規則,按理不應該是序列規則,但如果是天賦,同樣不好對付。

          他可以憑著源源不絕的力量拖住白望遠那些人,永恒族同樣可以派個不弱的祖境拖住他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勸你不要大意,與我們真神衛隊決戰還敢大意,很容易死的!遍儆嬂涞。

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    輪回時空,茶會之上,陸隱繼續與少陰神尊糾纏,七神天各自有各自的對手,無邊戰場充滿了廝殺,誰也不敢說確定優勢。

          天上宗,陸不爭不斷與尸王鏖戰,已經過去半個時辰,墨老怪等不及了,如果陸不爭破祖失敗,死在源劫下,他連報復的機會都沒有,他決定不再等。

          那種危機又出現,陸不爭逼退尸王:“我要渡劫了!

          墨老怪再次停下,驚疑不定。

          然后等了一會,陸不爭沒有渡劫。

          墨老怪挑眉,又想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陸不爭繼續大吼要渡劫。

          墨老怪怒了,他看出來了,這混蛋絕對是裝的,難道他知道自己要出手?不是沒可能,陸家小子告訴他自己的存在,而他本身擁有幻化命運的本事,可以卜算吉兇,不是沒可能知道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墨老怪目光猙獰,混賬,曾經用命運恐嚇自己,如今又拿渡劫來恐嚇,真以為自己怕了,找死。

          他決定不管不顧的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---------

          感謝兄弟們支持,加更奉上,謝謝!

          下午四點繼續加更!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