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兩千九百零七章 宵小
          ,最快更新踏星!

          “維主死了,那,超時空呢?”羅汕看著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與羅汕對視,發出大笑:“你不會還想當超時空之主吧!

          羅汕眼睛瞇起,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瞥了眼大恒先生:“有這個心思,不如先解決你自己的事,比如這位大恒先生為什么在三君主時空盯著你,這可不是好事!

          羅汕看向大恒先生。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目光一閃:“我只是路過,陸主既然不信就算了!

          陸隱看向羅汕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緩緩開口:“我與大恒先生沒見過幾面,彼此互相尊重,我相信大恒先生不是在這盯著我,我也沒什么值得大恒先生盯上的!

          “是嘛,既然如此,那就散了吧!标戨[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他在這,兩人什么都不會說。

          很多事隱藏的太深,不攪一攪,天知道什么時候暴露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不是陸家回歸,天上宗實力陡增,陸隱也不會攪動這譚渾水,但現在,他想看看這渾水之下到底藏著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離開,大恒先生轉身就要走。

          耳邊響起羅汕的聲音:“為什么盯著我?當初就說清楚,你我再無關系,過往一切煙消云散!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語氣冰冷:“說過,沒盯著你!闭f完就要離去,羅汕忽然出手,一掌壓向大恒先生,大恒先生避開,怒盯著羅汕:“你想死嗎?陸隱一直盯著我們!

          羅汕臉色陰沉:“那也好過被你算計,說,為什么盯著我?”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深呼吸口氣,遲疑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低喝:“不說出來你就別想走,我已經這樣,不出意外,這輩子離不開無邊戰場,大不了把以前的事說出來,看你能不能繼續留在木時空,要么叛逃去永恒族,要么跟我一樣留在無邊戰場,到時候你只能選一個!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目光赤紅:“你別逼我,當初的事是你提議的!

          “那件事已經過去,你現在卻還盯著我,是你在逼我!绷_汕發出低沉的嘶吼聲。

          哪怕三君主時空成為無邊戰場,哪怕沐君身死,他也沒這樣過。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長長吐出口氣:“好,你希望事情有個了斷,我也希望你我從未相識過,過往一切消失,既如此,把當初宸樂給你的那塊石頭交給我!

          他知道想再算計羅汕不可能了,陸隱那個混賬把事情挑明,已經無法挽回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一愣:“什么石頭?”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冷笑:“還裝,是不是你讓宸樂加入我自在殿的?”

          羅汕目光大睜:“宸樂加入過自在殿?”

          自從宸樂將石頭交給羅汕,大恒先生就有兩種猜測,一種是有人幫宸樂解除了封鎖,讓宸樂破祖,一種是宸樂被他逼迫本就是羅汕授意,羅汕才是幕后之人。

          自從三君主時空并入天上宗,大恒先生就猜測幫宸樂的是天上宗,這種可能性很大,但第二種可能性不是沒有,尤其那塊石頭被交給了羅汕,這才是最讓大恒先生在意的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羅汕不清楚石頭的用處,那就是第一種可能,如果羅汕清楚,那就絕對是第二種可能,尤其如果是天上宗幫了宸樂,為什么任由宸樂將石頭交給羅汕,以陸隱此人的心性,這是不可能的。

          越想,他越覺得是第二種可能,羅汕才是宸樂背后之人。

          宸樂加入天上宗或許也是羅汕授意,因為天上宗算計三君主時空已經無法逆轉,所以他才讓宸樂加入天上宗,找時間對付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可能性讓大恒先生越來越確認。

          “羅汕,你我認識太久了,真的太久太久,對你,我很了解,讓宸樂加入自在殿算計我,你不是做不出來,甚至可以說就應該是你的手筆,你會不知道那塊石頭的用處?可笑,如今你我攤開來說,那石頭給我,從此你我再無往來,否則,你會后悔的!贝蠛阆壬{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陡然看向凝空戒,他想起來了,當初宸樂突破極強者境界后,莫名其妙給了他一塊石頭,說是在無邊戰場得到,被永恒族尸王爭搶過,應該是有用的東西,但他不知道用處在哪,所以交給自己。

          那時自己還在邊境時刻防備忘墟神,沒在意這件事,順勢收了,是那塊石頭?

          羅汕目光閃爍,被耍了,從一開始就被耍了,宸樂在那時就已經投靠天上宗,是偽裝玄七的陸隱讓他把石頭交給自己的吧,以此轉移自在殿的注意。

          混賬,這個陸隱到底有多深的城府?

          “宸樂確實給過我石頭,上面有山水畫!绷_汕道。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目光炙熱,盯著羅汕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眼睛瞇起:“我憑什么給你?你藏在三君主時空就是為了奪這塊石頭,最好的方式就是趁我在超時空一戰受傷的時候出手,從超時空一戰到現在數個月,你一直沒動手,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在等一個時機,一個殺我的時機!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語氣低沉:“我沒打算殺你,只想要石頭!

          羅汕冷笑:“我不知道石頭的用處,宸樂加入自在殿我也不知道,但現在知道也不晚,你憑什么覺得可以從我這搶走石頭?別忘了,我一直壓在你頭上,你可從未超越過我!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目光陰狠:“羅汕,我了解你,你也了解我,我以畢生追求的自在逍遙發誓,你不給我會有大禍,你絕對會后悔!

          羅汕眼皮一跳,以他對大恒先生的了解,這個誓言很惡毒,大恒先生或許可以不在乎修為,卻絕對在乎他所謂的自在逍遙,這是他從小到大追求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羅汕不是嚇大的!绷_汕轉身就走。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目光極度陰沉,看著羅汕消失。

          遠方,陸隱看到了這一幕,這兩人關系不簡單,肯定認識很久了,羅汕沒有把石頭給大恒先生,要么大恒先生沒說,要么羅汕不給。

          不管哪種情況,因為那塊石頭,兩人依然會糾纏。

          與大恒先生分開,羅汕找到了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管超時空一戰結果怎么樣,你確實放了小沐,那時我就說過,你我恩怨一筆勾銷!绷_汕開門見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不屑:“你

          剛才可是想把沐君的死怪在我頭上,怎么,想通了?”

          兩人都知道,如果有可能,他們會毫不猶豫確保對方無威脅,陸隱的做法要么封神,要么點將,而羅汕的做法是直接殺了陸隱,這是心照不宣的,所以對戰巫靈神,羅汕逃走沒什么可說的,真要說,也要等陸隱想對羅汕出手,找這個借口。

          但現在誰都無法對對方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不能挑起六方會內部矛盾,羅汕也沒能力對現在的陸隱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瞥了眼莫合院廢墟:“是你把宸樂帶出自在殿的吧!

          陸隱沒有承認,也沒有反對,他想看看羅汕要說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“大恒先生這個人城府很深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他已經確認我與宸樂的事沒關系,那他接下來就會盯上你,這個東西是你讓宸樂給我的,現在物歸原主!绷_汕自凝空戒取出山水畫石頭,張開手掌,遞向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莫合院廢墟,大恒先生看到了,臉色難看至極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看向大恒先生,又看向羅汕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不屑:“怎么,不敢接?”

          陸隱好奇:“你為什么不把它直接給大恒先生?”

          羅汕道:“我想看堂堂始空間陸主,敢不敢接這塊石頭!

          陸隱笑了:“石頭只有一塊,你用它挑撥我與自在殿矛盾,而不是向我示好或者向自在殿示好,羅汕,怪不得你的三君主時空淪為這種地步,怪不得當初就連少陰神尊都對你不在乎!

          說完,在羅汕陰沉的目光下拿走石頭,他本就想從羅汕這帶走石頭,如今正好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大恒先生,有本事就來搶。

          橫掃無邊戰場,本就是想把這些宵小全部引出來,陸隱要讓六方會透明,能看穿一切,而不是一個個都藏頭露尾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收手:“陸主,提醒你一聲,大恒先生這個人從不做沒把握的事,他不是我對手,卻藏在三君主時空打算搶奪石頭,很有問題,他背后絕對有人!

          “不要小看他!

          這時,大恒先生朝這邊走來。

          羅汕瞥了一眼,轉身消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拿著石頭,這東西他有三塊了,一塊得自韓家,一塊得自虛妄之間,一塊原本讓宸樂給了羅汕,而今羅汕又給他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個羅汕故意讓大恒先生看到石頭給自己,就是挑撥自在殿與自己的矛盾,格局不大,算得上陰險,但他絕對有他自己的目的,而且目的很明確。

          此人貪婪到想謀奪超時空,見謀奪失敗,又能很快放下沐君的仇,放下三君主時空的仇,安心待在無邊戰場,這個人很真實,就跟一個普通的市井之人一樣,有能力給你一刀,沒能力就先藏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相比起來,大恒先生藏得要深得多。

          把玩石頭,陸隱饒有興趣看著大恒先生過來,嘴角帶著笑意。

          大恒先生目光緊盯著石頭,趕了過來,語氣很是客氣:“陸主!

          陸隱拿著石頭仔細打量:“不要再給我說什么要走,再聽到一次,我就請師兄出手了!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