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八十九章 結婚??
          古爾巴赫點點頭,目光敬仰,,“怎么樣,是不是很不可思議,但這是事實,皇庭十三隊有規矩,只要隊員擊敗隊長就可以取而代之,而她,擊敗了上任隊長,成為新的隊長,那是她第一次從內宇宙出來做的第一件事,從此以后沒人知道她有多強,因為帝國再無人值得她出手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震撼,心中涌起無邊荒誕之感,皇庭十三隊隊長都是巡航境強者,換句話說,都是戰力超五萬的強者,那個女人居然也達到了這種程度?怎么可能?

          古爾巴赫這幾個堂主不過融境,距離巡航境有著無邊遙遠的距離,可以說是鴻溝,怪不得那個女人瞧不上帝國年輕一輩,那個女人是從無邊宇宙脫穎而出的奇才。

          “星戰榜前二十啊,恐怖的力量,足以橫掃滄瀾疆域,即便老一輩強者都匍匐,整個大宇帝國能穩勝她的都沒幾人,她足以俯視我們”古爾巴赫感慨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,光幕再度亮起,是修茲,“古爾巴赫,跟陸隱一戰延后,我想試試外宇宙青年評議會成員有多強”。

          古爾巴赫點點頭,“我也想試試,能被溫蒂公主看上眼,想來絕對不弱,你好好調整狀態,我們大宇帝國不能被看扁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修茲關閉光幕。

          古爾巴赫看向陸隱,“你回去吧,你跟修茲一戰要等一段時間了,至少等外宇宙青年評議會成員來了之后再說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恩了一聲離開,內心有些復雜,自己的未婚妻強勢的有點過分。

          溫蒂宇山一事不管在大宇帝國引起多大轟動,對外來說總歸是好事,至少,她是大宇帝國的公主。

          或許也正是因為溫蒂宇山強勢崛起,火家突然拒絕煉炎星聯姻的要求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死宇山陛下,我煉炎星炎峰少主與火家大小姐的婚事是早已定上日程的,火家如今突然反悔,是瞧不起我煉炎星嗎?”炎剛站在朝殿之上憤怒咆哮。

          一眾朝臣目光淡然,前方,太子多蘭宇山開口,“大宇帝國跟煉炎星一向交好,能聯姻自然再好不過,但這是火家自己的決定,帝國不好插手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咬牙,“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帝國不管了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無法管,畢竟這只是家務事,炎峰少主與火小靈的婚事并非陛下裁定,更不是關乎邦交大事,結果如何全憑你們雙方自己做主”多蘭宇山淡笑道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目光瞪向站在多蘭宇山下首的火紅色頭發男子,此人,就是火青山,皇庭第五隊隊長,相比在第二環考驗章頂天時候的霸氣炙熱,此時的他更像個普通人。

          火青山目光淡然,“我從來就沒答應過把小靈嫁到煉炎星,是你們少主自說自話,跟我無關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握緊雙拳,感受到奇恥大辱,煉炎星何曾遭受如此屈辱,不過面對大宇帝國,他唯有忍了,尤其是溫蒂宇山進入外宇宙青年評議會,跟大宇帝國為敵實在不明智,想到這里,炎剛抬頭看向不死宇山,恭敬行禮,“陛下,既然火家擅改婚約,煉炎星無話可說,在下唯有代替少主承受屈辱”。

          不死宇山疲憊道“小家伙說話不要太沖動,沒有屈辱,只是年輕人的戀愛觀不同而已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無奈,目光忽然看向站在火青山后方,渾身散發寒氣的男子,眼前一亮,再次恭敬道“陛下,火家毀約,少主必會成為整個滄瀾疆域的笑柄,不知在下可否代替少主另擇婚事?”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詫異看向炎剛,區區一個融境修煉者,煉炎星少主炎峰的侍衛居然有這么大權力?敢替主子做主?

          杜克宇山望向炎剛,“聽說你跟炎峰從小相識,名為主仆,實際上是兄弟,看來傳言不虛,居然敢替他另擇婚事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無奈,“整個滄瀾疆域,甚至連浩元疆域都知道我煉炎星向大宇帝國提親,如果未完成,煉炎星將成為外宇宙的笑柄,相信陛下也不愿意看到這一幕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想向誰提親?”不死宇山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彎腰,“珍妮奧納小姐”。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一驚,站在火青山后方的男子目光一冷,掃向炎剛,“不可以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一愣,“為什么?”。

          不死宇山等人也看向男子,此人名為羅克奧納,皇庭十三隊第九隊隊長,也是珍妮奧納的叔叔,“珍妮早已跟別人定下婚約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笑道“羅克隊長想來記錯了,我跟珍妮小姐參加過地球試煉,也算相識一場,曾問過她,并沒有跟任何人定下婚約”。

          羅克奧納目光冰冷,“那是之前,我奧納家族曾跟紫山一族有婚約,這件事大宇帝國誰人不知,你可以打聽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不禁看向不死宇山。

          不死宇山看了眼羅克奧納,隨后點點頭,“沒錯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皺眉“陛下,據我所知珍妮小姐并不想嫁給紫山王,他們之間甚至有仇怨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婚姻大事豈容她做主”羅克奧納冷喝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憤怒,但無奈“既然如此,在下了解了,這件事在下會如實稟報首領還有少主,少主剛剛聽聞溫蒂公主加入外宇宙青年評議會,內心向往,不日也將前去參加評選,未來或許有機會跟溫蒂公主共事,到時候再商討此事吧”。

          此話一出,眾人暗驚,煉炎星少主炎峰擁有參加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的資格嗎?他們真不知道,如果是真的那就麻煩了,等等,忽然間所有人反應過來,煉炎星的目標不會一直都是溫蒂公主吧?火小靈和珍妮奧納都是幌子,為的就是讓大宇帝國反悔從而降低追求溫蒂公主的難度。

          大宇帝國已經拒絕火小靈和珍妮奧納嫁到煉炎星,一旦炎峰追求到溫蒂宇山,大宇帝國很難再拒絕。

          越想越有可能,不少人看向不死宇山,不死宇山倒是淡然,沒什么表示。

          炎剛還是那樣一臉憋憤的表情。

          火青山跟羅克奧納看著炎剛,眼神冰冷,他們被當槍使了,這件事,他們不會這么算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行了,朕累了,散去吧”不死宇山疲憊揮揮手,眾人退出朝殿。

          “傳令紫山王來帝宮見朕”不死宇山淡淡道。

          沒多久,陸隱駕駛飛行器出現在帝宮外,紫山王府距離帝宮太近了,他到的時候,朝臣也剛走到大星門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正好跟眾人相遇,布隆森離他十米遠站定。

          西卡對他淡笑,禮貌有加。

          不少朝臣不爽陸隱,他們都是被索要賄賂的。

          也有不少朝臣躲著他,防止被他盯上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等眾人離開大星門才慢悠悠進入。

          “紫山王”一道聲音在陸隱耳邊響起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轉身,看到羅克奧納,“羅克隊長,您好”。

          羅克奧納表情淡漠,他剛剛在朝殿上親口說出珍妮奧納與陸隱的婚約,不管是什么原因,這件事已成事實,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他奧納家族的姑爺了,“做事穩重一點,謹言慎行,不要相信任何人,有事,可以找奧納家族幫忙”,說完轉身就走,渾身冰寒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懵了,什么意思?

          “紫山王,陛下在等您”宮女提醒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連忙跟隨宮女進入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?跟奧納家族聯姻?”帝宮庭院,陸隱驚呼。

          眼前,不死宇山微笑點頭,“是啊,這是當初紫山一族跟奧納家族定下的,今日朝堂上,羅克奧納親口承認了,你準備一下,找個好日子就結婚吧,年紀也不小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跟誰?”陸隱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當然是直系繼承人,珍妮奧納”不死宇山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腦中立刻出現一個自大的女人,還有她被自己綁起來的一幕,還有最后跟青宇決戰后威脅西肯馬爾多等人的一幕,那個女人恨死自己了吧,記得在飛船上她對自己就沒好臉色,跟她結婚?后半輩子完了。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