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百六十章 無害原寶
          再看,陸隱點開下一條。/p

          此次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間昏暗的密室,密室中間有一塊很小的石頭,一名男子出現,緩緩接近石頭,然而下一秒,虛空閃過白光,空間被無形攻擊切割粉碎,男子也化為碎片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嚇一跳,這是失敗案例,解語者承擔的風險很大,每年都有很多解語者死亡,很正常,原寶圖錄內不僅有成功案例,也有失敗案例,相比來說很多人更愿意看失敗案例,因為那些都是血淋淋的經驗。/p

          雖然宇宙中沒有一樣的原寶,但很多危險都是相似的,比如此次,那抹閃過虛空的白光都讓陸隱有心理陰影了,他可以保證未來自己解語出現這種白光絕對第一時間跑,這就是經驗,前人死亡的經驗很珍貴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一共得到不下百張原寶圖錄,耗費數天時間全部看完,這些圖錄中大多是成功視頻,只有少部分是失敗的,而其中解語者死亡的視頻只有三張,這種視頻很珍貴,別人輕易不會送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揉了揉腦袋,解語者這個職責說難很難,說簡單也簡單,沒有那么多專業知識,憑借的就是實力跟經驗,但也正因為如此才危險。/p

          解語者就像人類捧起來跟宇宙爭奪秘寶的敢死隊,享受人類至高榮耀,卻也承擔巨大風險。/p

          怪不得無生導師讓自己第一次解語前必須聯系他,他是怕自己一不小心玩完了。/p

          說實話,看過這么多視頻,陸隱非但沒有解語的沖動,甚至有一種避而遠之的想法,這是拿命在賭,尤其對于自己這種沒有導師教導的野狐禪,很容易把自己的命玩沒了。/p

          抬手,看著骰子,陸隱目光閃爍,解語還是暫緩吧,等更了解了再說,先取錢,自己身上只有三千多立方星能晶體,毫無安全感。/p

          另一邊,巴澤爾見到了溫蒂宇山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拿著這個,聯系那個解語者,請他幫忙解語”溫蒂宇山扔給巴澤爾一塊鄒巴巴的泥土緩緩說道。/p

          巴澤爾為難,“溫蒂議員,這個,是原寶?”。/p

          溫蒂宇山冷冽的目光看著巴澤爾,“讓你去就去,告訴那個解語者,這塊原寶沒有攻擊性,可以讓他很好的嘗試,解語得到的東西算是給他的報酬,這是我們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的誠意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是”巴澤爾一驚,連忙離開。/p

          溫蒂宇山收回目光,看向個人終端,一塊光幕彈出,上面赫然是陸隱解語者的頁面,當然,陸隱這兩個字沒有出現,出現的只是‘七哥’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沒想到新出現的解語者竟然在真宇星,希望不是內宇宙放出的人”溫蒂宇山目光冰冷,即便是她也不敢小覷解語者,任何一位解語者都有可能成為絕代強者,因為他們是開啟原寶的鑰匙,很多解語者不跟外界聯絡,一心探尋古老星球,只為尋找原寶,一旦找到逆天之物就可能崛起成為超強者,這種人不能惹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看著近在咫尺的梅比斯銀行,看著高空在陽光下反射光芒的宇宙幣,不禁感慨,“還是這么有錢”。/p

          正當他要進去的時候,個人終端傳來輕響,他低頭看去,目光一變,巴澤爾?/p

          陸隱神色變換,看著個人終端光幕上巴澤爾的通訊請求,目光掃過頁面,松口氣,這不是直接聯系自己的個人終端,而是通過解語者網絡聯系到的自己,他不知道自己是解語者。/p

          以自己跟巴澤爾的仇怨,一旦他知道自己就是解語者,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了自己,那麻煩就大了。/p

          但是巴澤爾為什么聯系自己?陸隱目光掃過全部頁面,最終看到定位,自己的定位赫然在大宇帝國真宇星,陸隱立刻關閉定位,太坑了,也沒人告訴自己會有定位,怪不得巴澤爾聯系自己,他應該是代表外宇宙青年評議會想拉攏自己,畢竟距離太近了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沒有拒絕,當然,也沒有視頻通話,僅僅只是語音通話,而且改變了聲音,“何事?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尊敬的解語者您好,我叫巴澤爾,是外宇宙青年評議會下屬議員”巴澤爾的聲音傳出,語氣恭敬,跟當初來到真宇星時態度完全不同,好像變了個人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冷笑,“有什么事?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我這里有一塊原寶想請您解語”巴澤爾謙恭道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不耐,“沒空”,說著就要掛斷,巴澤爾急忙道,“請稍等,這塊原寶毫無攻擊性,正好可以作為您解語的歷練之物,而且解語得到的東西歸您所有,這是我外宇宙青年評議會的誠意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心中一動,沒有危險的原寶,這倒是好東西,并非所有原寶都有危險,當然,沒有危險的原寶很難開出好東西,而且很有可能內部的東西已經消泯,但怎么說也是一次歷練的機會,任何原寶都很昂貴,而且一般沒人愿意賣,都想碰運氣。/p

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確定沒有危險?”陸隱問道。/p

          巴澤爾道“這塊原寶就在我掌中,而且我已經找普通人試過了,沒有絲毫危險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沉吟片刻,“好,我答應你,地點”。/p

          巴澤爾大喜,能跟解語者拉上關系可是很難得的,他是探索境強者,也有希望得到原寶,只要能請動解語者出手,未必不可以得到好東西,“您可以選地方,方便您就可以了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想了想,“你把原寶放在帝宮朝殿前方第三個花壇內,我自會去取”。/p

          巴澤爾驚訝,“帝宮?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怎么,不愿意?你代表外宇宙青年評議會我記住了,這份人情我會記下,你巴澤爾之名我也會記住,這就夠了,你還想跟我見面?”陸隱不耐。/p

          巴澤爾咬牙,“好,按您說的做,放心,明天我就放過去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滿意掛斷通話,只要放在帝宮就不怕他找到自己,帝宮人很多,而且每天都有朝臣以及外臣進入,再加上皇庭十三隊隊長,即便巴澤爾都無法監視,不會暴露自己的身份。/p

          巴澤爾把情況匯報給溫蒂宇山,溫蒂宇山淡笑,帝宮嗎?能進出帝宮的解語者她很好奇,倒想看看是誰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進入梅比斯銀行,剛走幾步忽然停了下來,他都忘了,巴澤爾無法監視帝宮,但溫蒂宇山可以,帝宮就是她的家。/p

          得想辦法把溫蒂宇山引出去,否則拿原寶也有危險。/p

          如今自己身上銀行晶卡內的星能晶體一共二十萬兩千立方,陸隱索性全部取出,放在凝空戒內,而凝空戒一下子就滿了。/p

          他手中的凝空戒是超大型的,花費上千立方購買,對很多人來說絕對夠用了,但對于他來說還是不夠,而超大型也僅僅是針對普通人的標準,在這之上還有好幾種空間型號,可惜那些凝空戒不是滄瀾疆域可以買到的。/p

          走出梅比斯銀行,陸隱通過個人終端查關于溫蒂宇山的一切,驚喜發現她并非住在帝宮,成年后就搬出去了,而公主府距離帝宮有一段距離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想了想,嘴角彎起,他要試試這個溫蒂公主的深淺。/p

          第二天,巴澤爾以拜訪不死宇山之名進入帝宮,沒多久便出來,而在他之前,溫蒂宇山已經進入帝宮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沒有急著取原寶,自顧自在紫山王府觀看星圖,這已經成為他無聊時必做的事。/p

          這一天,藏在帝宮內的原寶沒人動,溫蒂宇山不急。/p

          第二天,溫蒂宇山又監視了一天,還是沒人動原寶,她猜測那個解語者是不是知道她在監視。/p

          第三天,依然沒人取原寶,溫蒂宇山皺眉,目光沉吟。/p

          就在第四天早上,朝殿開始前,溫蒂宇山正在思考是不是應該放棄監視,一則消息讓她震怒,她的公主府被人沖撞了,數十名醉漢駕駛飛行器直接沖入公主府,讓公主府一片狼藉。/p

          溫蒂宇山想也沒想立刻回去。/p

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陸隱步入帝宮,跟隨朝臣進入朝殿,凝空戒內放著那個很不起眼的原寶,這是他剛剛拿的,他不知道溫蒂宇山有沒有離開,反正該做的都做了,如果那個女人聰明沒有離開,他暴露也就暴露了,無所謂,不過按照他的猜測,那個女人九成可能離開,因為在調查的資料中,公主府對她很重要,相當重要。/p

          今天是特殊的日子,大宇帝國對杜克宇山的戰爭暫時停歇,很多外臣參加朝會,導致朝會位置都不夠站,陸隱只是溜達一圈就走了,沒有露面。/p

          在他離開不過一分鐘左右,溫蒂宇山回到帝宮,目光掃過花壇,眼神一冷,原寶被取走了,聯想到公主府發生的事,心中一怒,她被耍了。/p

          溫蒂自認不笨,之所以被耍是因為沒想到有人敢耍她,她可是溫蒂宇山,“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,你最好祈禱自己能成為有用的解語者,否則,我會讓你知道耍我的代價”,她不是沒辦法找到這個人。/p

          紫山王府中,陸隱驚喜打量著手上這塊黑不溜丟的泥土,這就是原寶,雖然看上去比較磕磣,但確實是原寶,而且是無害的原寶,正好可以讓他試驗。/p

          解語這種事能力占一部分,經驗也占很重要的部分,他要開始人生中第一次解語了。/p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