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兩百二十三章 白夜族克星
          內宇宙,劍宗,之前向掌教匯報的弟子臉色慘白,誰能想到劉少秋會戰敗,連第三劍都施展了,還是敗了,而且敗在一個融境手里,這是不可想象的,違反了規則。/p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身后,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面朝光幕,眼中閃爍莫名神采,“竟然可以免疫少秋的第三劍,有趣的孩子,向第十院傳信,我劍宗,愿意接納這個孩子為親傳弟子,地位與少秋同等”。/p

          無數劍宗弟子震撼,弟子之中,親傳弟子地位最高,可以號令劍宗無數人,而劉少秋的地位在弟子中更是僅次于十決的那位,這種人第一流界都沒幾個,此子憑著一場戰斗,搖身一變跨越無盡高峰,成為了內宇宙第一流界的太子。/p

          昏暗幽字旗下,小女孩拍掌叫好,興奮異常,雙目泛著奇異神采看著陸隱。/p

          老嫗目光中的震撼到現在都沒消散,一個凡人踩上了天。/p

          第十院空間站,納蘭夫人失神,連杯中酒灑落都不知道,驚訝望著光幕。/p

          遙想第一次見面,她就對陸隱提起過劉少秋的傳奇,那時只是想讓陸隱不要因為戰斗失利頹廢,希望他專心研究解語,但沒想到轉眼此人就擊敗了劉少秋,這才過去多久?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戰勝劉少秋給外界造成的震撼遠遠不止如此,他更不知道,因為這一戰,進入了十決的眼中。/p

          不管旁人如何震撼,第六場抽簽戰結束,八強誕生,分別是道博,劉小云,韓沖,格蘭蒂尼梅比斯,采星女,風尚,顏清夜王和陸隱,這八人是此屆星空戰院最強的八個,將在一天后開啟第七場抽簽戰,決定四強名額,距離大比最終決戰越來越近。/p

      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近期加入星空戰院的所有天才全部落敗,無一例外。/p

          十院大比前,無數人猜測星空戰院原本的學生將被各大妖孽狙擊,劉少秋,月仙子,巢枝,克德菲爾,蒼石等等,一系列天才陸續出現,卻又陸續被擊敗,越往后,展露出更強實力的反而是原本隱藏在星空戰院內的那些學生,比如煞,夏洛,銀,陸隱,格蘭蒂尼梅比斯,圖博這些人,穩穩壓制了那些近期加入的天才。/p

          這個結果讓宇宙各大勢力震撼,星空戰院雖然有宇宙最頂級學府的稱號,但也僅僅是學院,很多強大勢力并沒有把精英弟子送入星空戰院,他們認為星空戰院的教導不如他們本身,但結果打了那些人的臉,星空戰院內的強者太多了,也太妖孽,就連公認最頂級的劉少秋都敗了。/p

          星空戰院本身對此次大比還是很滿意的,雖然他們故意將首席分開,沒有自相殘殺,但誰都看得出來,各院首席足以碾壓那些各大勢力的天才。/p

          可以預見,此次大比后,很多勢力會更加重視星空戰院,會將更優秀的弟子送進去。/p

          文風流界星域邊境,水傳瀟驚訝看著光幕,贊嘆道“不錯不錯,星空戰院真不錯,居然可以調教出擊敗劍宗劉少秋的學生,不錯,對了,等他來,讓他成為戰鼓手”。/p

          水傳瀟身后,一名身穿軍服的金發女子立刻道“戰鼓手必須為漫步星空的強者,否則無法拿起進攻錘,更無法承受巨獸襲殺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他可以免疫第三劍,夠資格掌握進攻錘”水傳瀟不在乎道。/p

          進發女子皺眉,“總帥,我得提醒您,我們跟星空戰院達成的協議只是讓這些學生見識一下戰場的殘酷,而非讓他們送死,自從您來到邊境,戰鼓手一共死了一百二十七人,也就是一百二十七名漫步星空的強者,這個學生遠遠不夠資格成為戰鼓手,您是在推他送死”。/p

          水傳瀟嘆口氣,“我說恩雅,當初我把你招來可不是跟我作對的”。/p

          恩雅冷漠道“我沒有跟您作對,只是不想看這個學生枉死”。/p

          水傳瀟失笑,“好吧,那我告訴你,你真的以為星空戰院把這些學生推到戰場只是見識一下?告訴你,星空戰院要轉型了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轉型?”恩雅迷惑。/p

          水傳瀟嘴角彎起,“星空戰院在最頂級學府的位置上待了太久,只能降而不能升,時間一長,十院會越來越疏遠,甚至可能完全分開,形成獨立的戰院,第十院被火域那些宵小狙擊就是最好的例子,所以星空戰院想要將學生陸續送來戰場,為的是讓這些學生未來盡可能在星域邊境保命,而他們本身也開始轉型,與軍隊接觸,形成向邊境輸送人才的頂級學府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恩雅不解,即便要讓學生提前接觸戰場,也沒必要跟邊境軍隊聯合。/p

          水傳瀟嘆口氣,“你知道從宇宙各大學府畢業的學生在邊境死亡率有多高嗎?告訴你”,說道這里,水傳瀟盯著恩雅雙目,“九成,那些學生九成會死在邊境”。/p

          恩雅震驚,她從來不知道這種事。/p

          “現在知道了吧,星空戰院畢業生很少,但不管是畢業的還是被驅逐的學生,都會來星域邊境走一遭,而能活著回去的,不足一成,其它戰院也一樣,這是那些學生的宿命,哪怕沒有進入戰院,想要在宇宙得到一些資歷,得到變強的資本也必須來星域邊境走一遭,包括各大勢力傳人,這是整個人類星域的法則,星空戰院轉型是必然的,為的是盡可能在未來保住這些學生的命,保住學生就是保住戰院本身,所以讓他們提前看看戰場是必須的”說著,水傳瀟頓了一下,拍拍恩雅肩膀,“好了,你知道的夠多了,去吧,執行命令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是”恩雅應聲,恭敬看著水傳瀟離開,突然地,她感覺不對,星空戰院轉型跟這個學生當戰鼓手有什么關系,這個混蛋又耍她。/p

          第十院界域山,陸隱睜眼,伸了伸懶腰。/p

          其他人又圍了過來,“陸大哥,你真的好厲害”可可崇拜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笑了笑,目光掃過眾人,在灰白夜臉上停了一下,灰白夜不自然轉過頭。/p

          銀笑瞇瞇走到陸隱身前,“很厲害,勉強能跟我出三分力時差不多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不屑,“我只出了兩分力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我只用一分力就可以擊敗那個三劍男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我都沒用到一分力”。/p

          其他人怪異。/p

          這時,劉小云走來,眾人不自覺讓開了一些。/p

          劉小云認真看著陸隱,眼中依然不敢置信,“第一劍怎么樣?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想了一下,“很凌厲,也很快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第二劍呢?”劉小云繼續問道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脫口而出,“范圍大,攻擊強”。/p

          “那,第三劍呢?”劉小云緊盯著陸隱問道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微笑看著她。/p

          劉小云失望,“對不起,我不該問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笑道“納蘭夫人救了我的命,我可以告訴你,第三劍”,頓了一下,所有人都盯著他,陸隱笑道“第三劍我沒感覺”。/p

          其他人愣神,根本聽不懂,唯有劉小云,失神看著陸隱,苦澀道“原來這片宇宙中真的有像你這種奇才,免疫第三劍,你,或許是白夜族的克星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這句話讓灰白夜一驚,轉頭看來,目光不解,免疫劍宗第三劍憑什么會是白夜族克星?/p

          陸隱知道劉小云什么意思,白夜族戰技都有第三劍那種斬滅精氣神的效果,如果自己真的免疫對精氣神的攻擊,那么白夜族戰技對自己就是普通戰技,當然,知道歸知道,他沒有表現出來,同樣不解的看著劉小云。/p

          劉小云深深看了眼陸隱,“小心夜王族”,說完,轉身離開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呼出口氣,自己或許做錯了,面對劉少秋的第三劍不應該表現的毫無效果,連劉小云都認為自己是白夜族克星,那白夜族本身呢?他不自覺想起當初進入白夜族傳承長廊的一幕,還有長廊外石碑最上方那個名字--真武夜王。/p

          他有種感覺,那或許是自己必須跨過的高山。/p

          正當陸隱想休息一會的時候,神色一動,走出界域山,來到界域入口,對著界域導師恭敬行禮,“導師,您找我?”。/p

          界域導師睜開雙眼,蒼老的面容露出一絲驚嘆之色,“能擊敗劍宗十三劍傳承者,小家伙,你很讓人驚訝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謙虛道“運氣好,他的第四劍沒能施展出來”。/p

          界域導師笑著搖搖頭,“不是沒能施展,而是被你破壞了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眼中光芒一閃。/p

          界域導師認真看著陸隱,“你在攻擊他的時候故意破壞了他以星能幻化的鐵劍,卻沒有完全破壞,為的就是等待鐵劍承受不住他力量的一刻,紊亂他的氣息,好讓你發出致命一擊,對不對?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笑道“什么都瞞不住導師”。/p

          界域導師笑了,“小家伙,你很聰明,不止在戰斗中,包括,你沒有露出那種功法”。/p

          陸隱心中一震,他早猜測這些導師看出來天星功,觀雨導師,沙海導師都隱晦提過,而瘋院長更是幫他模擬出了第九顆星辰,不過界域導師還是第一次提到,而且是正面提到,“請導師指點”。/p

          界域導師認真看著陸隱,“我不知道你是從哪得到這門功法的,不管是正途還是歪途,跟我們無關,只想提醒你一句,這門功法來自一個超級恐怖的宗門,那個宗門的實力,還要在劍宗之上”。/p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