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六百七十四章 女人的心思
          陸隱疲憊,“我要先休息會,你別抱希望,解語本來就是賭博,想得到寶物可能性非常低,解語者研究會也不會用有沒有得到寶物評判解語者的能力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本候當然知道,但就是不甘心,那種強大星空巨獸的血有可能對本候有幫助”鬼侯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凜,“你已經沒了肉身,血液對你還有幫助?”。

          鬼侯急道,“當然,有些強者血液內或許傳承著什么,比如戰技功法,就像你達到探索境,你的血液也跟常人不同了,你越強,某些東西越可能烙印在你身體內部,如果有一天你能達到星使之上的層次,或許一根頭發絲也可能被人研究,傳承到什么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皺眉,他不喜歡這種話,好像死了也要被人研究一樣,“你盜墓是不是就為了得到強大星空巨獸的尸身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盜墓,本候是正經的考古”鬼侯不滿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不再理它,它從這猴子言語中聽過不少不一樣的東西,要盡快找懂馭獸的人了解情況,對了,大劍皇朝,等從太原星回來后就幫他們吧,順便得筆寶藏。

          休息了一天,第二天,陸隱才來到第二塊原寶前,按照格溫從納蘭家得到的消息,這塊原寶沒什么殺機,不過一旦接近就會讓周圍空氣變得沉重,不同于重力的增強,那種沉重仿佛把空氣的密度提升了很多倍,甚至可能令人氧氣過高而暈厥。

          砰的一聲,千絲靈精箱子打開,陸隱看到了原寶,很普通的外形,然而下一刻,他整個人如同置身沼澤,過高的氧氣伴隨著呼吸進入體內,讓他大腦沉重,他連忙屏住呼吸,這才緩解。

          這塊原寶唯有達到探索境的修煉者可以接近,否則很容易被四周沉重的空氣壓得窒息。

          這塊原寶體積比剛剛的獸形原寶小一點,陸隱觀察了片刻,找了個方位開始解語。

          洪荒宗,宿老閉關之地,孟天龍在這里已經待了好幾天了,希望宿老能夠出現。

          身后,花長老走來,嘆息道,“宗主,回去吧,宿老閉死關,即便身體無恙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來”。

          孟天龍沉聲開口,“其它疆域聯系的怎么樣了?”。

          花長老為難道,“宗主,真要這么做嗎?如果惹怒了陸隱就麻煩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會的,只是友好的切磋比較一下,又不是想推翻他”孟天龍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已經聯系好了,他們都同意,在舉行聯盟會議的時候找各個層次的精英挑戰大宇帝國”花長老道。

          孟天龍點點頭,沒有再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“宗主,這樣做真的有用嗎?”花長老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孟天龍目光凜然,“聯盟的成立雖然讓大宇帝國獲利,但那是因為陸隱在,如果有一天陸隱出事,這個聯盟最大的受益者就未必是大宇帝國,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展現自己的實力,還有盡量壓制大宇帝國除陸隱外的所有人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所以宗門你從一開始對聯盟就沒有太排斥,就因為這個原因?”花長老了然。

          孟天龍抬頭,“外宇宙確實需要聯盟,但做主的,不應該是陸隱,而是我們,宿老一旦蘇醒,在聯盟內,我們洪荒宗就足以媲美陸隱,陸隱此人驕傲自大,敵人過多,遲早出事,到時候整個聯盟就是我們的,所以我們要配合他搞好聯盟,也是為將來做準備”。

          花長老離開了,他有個問題遲疑了很久都沒有說出來,孟天龍的一切論述前提就是陸隱出事,那么,如果陸隱不出事呢?是不是意味著聯盟將一直由他掌控,這個人可是還很年輕,耗也能耗死他們這批老一輩修煉者。

          孟天龍一直沒有談這個問題,是不是意味著即便宿老蘇醒,他自己也不認為可以壓的了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很多人一旦被某些壓力壓垮,就會下意識找借口,花長老感覺孟天龍就在為自己屈服聯盟而找借口,當然,這個借口未必不成立。

          巴德疆域,齊木殿宗門一處瀑布下,有一座涼亭,此刻,涼亭內坐著齊木殿殿主木霓裳和少殿主多蘿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傅,洪荒宗的人怎么說?”多蘿好奇問道,在各大長老面前她表現的很拘謹,很多問題都不會問,但在木霓裳面前就隨意多了。

          而木霓裳更加隨意,一手拖住下巴,斜著腦袋看瀑布,跟在眾多長老面前那種沉穩的姿態完全不同,就像換了個人,多蘿已經習慣了,她這個師傅在外人面前是威嚴的殿主,但獨自一人就像個普通女孩,不,有些行為比普通女孩還普通。

          “能怎么說,想聯合起來讓大宇帝國難堪”木霓裳隨意道,眼皮上翻,很是漂亮。

          多蘿瞪大了眼睛,“孟天龍不要命了,敢讓陸隱難堪,陸隱可是連啟蒙境都照殺不誤的人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怕什么,他殺啟蒙境的異寶早就毀了,現在的他能憑借外力對付狩獵境就不錯了”木霓裳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既然這樣,師傅為什么同意加入東疆聯盟?”多蘿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木霓裳嘆口氣,“陸隱本身戰力不足為懼,但他的心思手段讓人發寒,幽星峽就被他陰死了,誰知道這家伙有沒有別的手段對付我們,哪個宗門沒幾個不可見人的勾當,說不定他就掌握了我們齊木殿的把柄,鬼才知道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傅,這個陸隱無利不起早,既然組建聯盟肯定有自己的打算,我們可不能被他賣了還幫他數錢”多蘿握了握拳頭道。

          木霓裳恩了一聲,“我也這么想的,但”,她眉頭皺起,頗為苦惱,“我不擅長謀算,怎么辦?”。

          多蘿也無奈,兩個女人都用手拖住下巴看著瀑布,一副很煩惱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地,木霓裳驚呼一聲,高興的看著多蘿,“為師有辦法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傅你說”多蘿驚喜。

          木霓裳盯著多蘿,嘴角彎起,“你嫁給陸隱吧,專門做為師的線人,這樣就算陸隱想陰人也會繞過齊木殿的,怎么樣”。

          多蘿嘴長得大大的,“師傅,你想坑弟子啊,那也別說的那么明好吧,弟子不去”。

          木霓裳身體探前,瞪著多蘿,“不去?你確定?”。

          多蘿很肯定的點頭,“不去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沒自信色誘陸隱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當然不是,就那個土包子,弟子撩幾下他就上鉤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為師不信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哼,愛信不信,反正弟子有的是魅力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不去,為師自己上,到時候你當殿主,為師做你的線人怎么樣”。

          多蘿苦惱的捂住額頭,“師傅,別鬧了,大不了陸隱說什么我們都不理,就當沒聽見不就行了,洪荒宗的孟天龍現在主動聯系我們,肯定也會主動聯系其它疆域,讓他打頭陣,出事有人頂著”。

          木霓裳一拍掌,“說得對,寶貝徒弟,還是你聰明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傅你真惡心”多蘿鄙夷,忽然臉色一變,“不好,有人來了,快裝起來”。

          木霓裳身體端正,臉色一整,威嚴肅穆,多蘿連忙起身恭敬站立,身后,一個長老緩緩接近,“殿主,客人來訪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知道了”木霓裳淡淡開口。

          整整十一個小時,第二塊原寶耗費了陸隱十一個小時解語成功,他期盼的看著最外面能量破裂,隨著一聲輕響,陸隱上前熱切看去,只見一陣青煙飄過,然后,什么都沒了,真的什么都沒有,比剛剛獸形原寶還讓人惡心。

          “七哥,你人品不行,以后最后一步讓本候來吧”鬼侯鄙夷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嘆息,心情相當不好,十一個小時的努力真的化為泡影,唯一的用處就是可以將他解語者等級提升到五星明眸初級。

          兩次五星明眸初級原寶解語成功,完全可以把等級提升上去。

          他感受了一下這兩次解語的感覺,雖然次數很少,但經驗得到的還是相當之多,再面對五星明眸初級原寶有種游刃有余的感覺,是時候解語掌御中級原寶了,不過在此之前先休息一下。

          剛離開庭院他就接到傳信,溫蒂宇山出關了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立刻前往公主府,也沒通報,直接闖入,看到溫蒂宇山悠閑地坐在花園品茶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的忽然出現讓溫蒂宇山皺眉,隨手將杯中茶水甩出化為凌厲鋒芒掃蕩,令虛空扭曲,陸隱抬手,掌心張開,一把抓去,將茶水化作的鋒芒直接碾碎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說過,你以后進來要通報”溫蒂宇山平靜看著陸隱,眼中有一絲不滿,但也僅有一絲絲,更多的是無奈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臉色肅穆走到溫蒂宇山身前,沉聲開口,“我也說過,讓你別一個人去道源宗,現在那里已經淪為戰場,太危險”。

          溫蒂宇山自顧自倒了杯茶,“我知道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知道還去?”陸隱皺眉,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,對溫蒂宇山的安?吹暮苤。

          溫蒂宇山感受到了,心中一暖,給陸隱也倒了杯茶,“對不起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怒火平息,眼前這個女人何等心高氣傲,從不服人,身份尊貴,卻已經兩次向他道歉了,對普通人來說道歉很平常,但在這個女人口中,幾乎聽不到那三個字,而今對他卻很容易說出來,他們的感情變得越來越不同,朋友?親人?亦或是別的。

          也許在這片宇宙中,只有自己可以教訓這個女人。

          她,就像是自己的私有物。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