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鬼侯之名
          陸隱盯著鬼侯化作的那團陰影,目光閃爍,一直以來他都不信任鬼侯,使用骰子天賦也都將鬼侯屏蔽,最主要的原因是鬼侯知道太多秘辛了。

          一個人的知識與他所處的環境有關,能知道那么多事肯定不可能是通過盜墓得到的。

          盡管對鬼侯有戒備,但鬼侯對他從來沒什么威脅,陸隱也就不怎么在意。

          但此刻,鬼侯的異變讓他有些不知道如何辦的感覺。

          馭獸的霸道就在于,他死,馭獸就死,但馭獸死,他卻無礙,最多受重創。

          這就是馭獸功法,鬼侯逆轉馭獸功法,強行成為他的馭獸,這也是陸隱最不放心它的一點。

          他現在就希望死猴子別出什么意外,誰知道逆轉的馭獸功法會有什么后果,哪怕成為敵人,也好過死了給他造成傷害。

          山海界,金色幕臺上出現了人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等人都看著高山上鬼侯化作的陰影的時候,一座高山金色幕臺之上,上清出現,臉色淡然,環繞三股氣流,如仙如神。

          對于他來說,登山,踏幕臺是正常的。

          緊隨著上清的是羽化梅比斯。

          接著,淚女,秋詩都登上金色幕臺。

          山海界很大,但金色幕臺將登上之人都擴大了無數倍一般,所有人都看得到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抬頭掃過四方,目光一寒,掃向陸隱,一槍刺去,他不想浪費時間了。

          黑色長槍刺出,槍尖閃爍黑芒,在陸隱愣神中,一槍洞穿陸隱心臟,鮮血順著槍尖滴落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目光幽寒,“別怪我,怪只怪你擋了我的路”,說完,長槍震蕩,將陸隱拋飛。

          收回長槍,幽泣正要上山,突然地,他感覺不對,陸隱那么容易被刺中?他緩緩轉頭,原地,陸隱還好好地站在那,眼神怪異的看著他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臉色沉了下來,閉上雙眼,一拉韁繩,戰馬嘶鳴,黑色火焰沖天,形成火焰龍卷席卷海面,隨后乓的一聲巨響,空間裂開,透過裂開的空間他又看到了陸隱,不過此刻的陸隱已經近前,一掌拍下,空空掌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冷哼,是幻象,有人對他施展了幻象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一掌穿透幽泣,不僅掌印,他整個人都穿透了幽泣,一掌落空,又是這樣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回身,槍尖刺出,陸隱避開,抬手抓向槍身,不過這一次沒有第一次那么容易抓住,幽泣施展了啟蒙境力量,無論肉體,星能都暴漲,再加上戰旗的加持,即便以陸隱的肉體力量都無法穩穩抓住長槍。

          但他要的不是抓住長槍,僅僅是觸碰實體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隨著長槍被抓住,陸隱另一只手拍出,空空掌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松開手,空空掌再次洞穿他身體,打空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亮,果然如此,此人想要透明化身體必須有個前提,就是不被他碰到實體,一旦被觸碰到就無法透明化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坐下戰馬前蹄抬起,狠狠咂向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站在原地未動,戰馬雙蹄將陸隱踩下了海底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第一時間感覺不對,又是幻象,他體表黑色火焰沖天而起,再次破碎幻象,陡然轉頭望向高山,發現原本應該在那里的鬼侯陰影已經消失。

          數次對幽泣施展幻象的正是鬼侯。

          當初巨獸星域派人參加最強大比,鬼侯也是備選之一,卻因為成為陸隱馭獸,無法參加。

          鬼侯作為巨獸星域靈空學府五大府主之一,天賦絕頂,幻象一出,同輩少有人能擺脫。

          盡管比不上夜盡天明那般讓人沉淪,卻也足以對敵人造成威脅。

          之前一直幫不上陸隱的忙,是因為陸隱跨步太快,它跟不上境界,交戰之人又太過強大,而今,它憑著祖境血液一舉突破到狩獵境,足以與陸隱并肩作戰。

          而鬼侯更重要的可不是幻象攻擊,而是它本身的天賦,陰影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發覺是鬼侯對他施展幻象的時候已經遲了,鬼侯已經化作陰影,融入了他的影子內。

          當鬼侯融入幽泣影子內的一刻,陸隱出手,還是空空掌。

          而這一掌,正中幽泣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被打的掉落下馬,跌入海中,陸隱再次一掌拍出,將幽泣整個人拍入海底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沒想過會在這里打的這么慘,這個陸隱攻擊手段多變,身兼兩道秘術,還有各種詭異攻擊,居然連馭獸都有,連他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          葬園再神秘,在他看來也沒有此刻的陸隱神秘。

          尤其此人肉體之強悍簡直是怪物,否則之前那一槍已經結束戰斗了。

          劉天沐也擋不住他一槍,山海界內除了同為啟蒙境的另外四人,其余人想擋住他一槍很難,更不用說還有劍宗第十一劍。

          影子被鬼侯融入,使得幽泣無法透明,他抬頭,陸隱一掌再次落下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被接二連三的空空掌打入海底,再也忍受不住,吐出口血。

          山海界外,沐恩搖頭,“這一輩的葬園傳人還是太差了,只依靠無形戰技和意志秘術如何能屹立巔峰,天賦很強大,可以搜集死去之人的天賦戰技使用,但限制同樣很大”。

          上圣神威感慨,“其實他不弱,放眼歷代星辰五子爭奪,葬園之中唯有死人團四大團長的時代可以與此子媲美,但這一輩天才實在太多太多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就好奇那個叫陸隱的小娃娃,到底怎么修煉的,你我像他那么大年紀的時候能有他一半實力就不錯了,足以有資格競爭星辰五子”一個老者開口。

          沐恩緩緩開口,“這一輩星辰五子應該算是歷屆之中真正最巔峰的,甚至出現了無解的三陽祖氣,對其他人著實不公平,十決,任何一個放到其它時代都足以成就星辰五子,可惜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夏夢看向沐恩,“沒有第六大陸入侵,他們即便實力再強也沒資格競爭,何況,星辰五子早已落幕”。

          沐恩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看著光幕。

          上圣神威表情無奈,星辰五子早已落幕,望著光幕內的陸隱,即便勝了又如何,等待你的,是更絕望的對手。

          山海界,海面之上燃燒的黑色火焰逐漸散去,遠處,茗雨等人緊張看著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屹立海面,低頭看著海底,他可以看到幽泣的符文道數已經減弱了不少,即便突破啟蒙境又如何,空空掌可不看境界,一旦擊中,能否承受全看防御。

          幽泣突破啟蒙境,攻擊可以輕松超越三十萬戰力,而防御更是無解,讓人無法攻擊,不過一旦破解他透明的戰技,此人的防御能力根本無法真正抵御空空掌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此人沒有突破啟蒙境,陸隱猜測一式空空掌能把他五臟六腑打出來,防御比藍斯和真武夜王都差一籌。

          此人缺點太明顯。

          海面之上,陰影緩緩融入陸隱手臂中,是鬼侯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閃,“你還真沒說謊,可以通過半祖乃至祖境血液無限增強實力,居然從探索境直接突破到了狩獵境”。

          鬼侯沉默了一會,開口,“七哥,一直以來你都沒信任過本候,對吧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沒有否認,也不需要否認,今天他就要跟鬼侯說清楚,如果鬼侯無法讓他信任,他寧愿將鬼侯抹消。

          直接從探索境跨越到狩獵境,太恐怖了,誰知道死猴子下一次會不會直接跨越到星使,反客為主。

          而且死猴子吸收的是祖境血液,不可能一下子完全吸收掉,它的實力短期內可能還會暴漲。

          “七哥,我確實叫鬼侯,但巨獸星域,從來就沒有鬼侯一脈,從古至今,鬼侯只有我一個”鬼侯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靜靜聽著。

          “而本候的鬼侯之名,來自于——無上祖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縮,神色震撼,“你說什么?”。

          鬼侯呼出口氣,“本候知道你很難相信,但這是事實,本候的出現是個意外,誕生于無上祖血液的影子中,本候出現到有意識一直跟無上祖在一起,也就是說,本候是無上祖創造出來的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皺緊眉頭,不敢相信,“你是無上祖創造的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無法相信對吧,所以本候之前一直沒說,就是怕說了你也不信,反而會將本候視為敵人,直接抹去,但現在不說不行了,本候從探索境到狩獵境只是一瞬間,如果還不說,以七哥你的謹慎可能會將本候抹去,本候也沒辦法”鬼侯無奈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強忍著震撼,淡淡道,“你憑什么認為說了我就會信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除了祖境強者創造的生物,誰能直接跨越巡航境?誰,又能在探索境吸收祖境血液?只有本候,縱觀歷史無數歲月,沒有同類生物能做到本候這般可直接吸收祖境血液,那是因為本候的誕生,原本就來自無上祖血液,對于祖境血液,本候可以直接吸收”鬼侯傲然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沉思,沒有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“七哥,還記得本候跟你說過,巨獸星域天麓冰鳳一族是本候的后宮嗎?那是真的,當初本候誕生,無上祖欣喜,將天麓冰鳳指定為本候的后宮,這件事唯有無上祖,天麓冰鳳一族的老祖和本候知道,還記載在了天麓冰鳳一族的族史中,如果不是后來發生的意外,本候現在早已是巨獸星域最古老的祖宗之一了”鬼侯傲然道。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