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完全壓制
          妖玄心中無比感激補天國師,他本來不會這門秘術,自從至尊賽消息傳出,他才在補天幫助下學習了這門秘術,當初他以為憑著自己的精氣神足以無敵星空,自己還是太自大了,幸虧掌握這門秘術。

          同時,補天國師的話在他腦中再度響起,“至尊賽上,你一定會碰到用出全力也無法擊敗的對手,不要拼命,盡可能帶回陸隱的馭獸,這才是最重要的,打入十強即可”。

          妖玄不敢忘補天國師的任務,除非面對陸隱,否則面對其他任何人他都不想拼命,但眼前這個武太白太難纏,贏不了他,他也無法直面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可惜了,至尊賽規則居然改變,否則混戰中,他鐵定盯死陸隱,現在必須越過此人,才有可能直面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妖玄以秘術同化噬星的肉體力量,最多也就跟羽化梅比斯相當,如果面對其他人,他可以憑借精氣神與肉體力量結合形成無解的打擊,然而武太白無視他的精氣神,他如今的實力在武太白眼中跟羽化梅比斯區別不大。

          噬星空有肉體力量,但很難完全發揮,妖玄可以發揮這股力量,所以才能媲美羽化梅比斯,然而武太白可是連羽化梅比斯都壓制過得。

          這點妖玄也沒忘,隨著武太白體表那股氣流出現,妖玄臉色大變,想起混戰中,羽化梅比斯被一掌壓入地底的事實,不能硬拼,想著,目光看向第一斷層,看向了虛靈,“秘術——同化”。

          呼的一聲,妖玄整個人步入虛空,穿梭虛無,與虛靈一模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光幕前,無數人傻眼了,他們不知道妖玄施展了秘術,只知道此刻的妖玄不僅肉體力量強悍無比,居然還有這手,讓人驚懼,不愧是天妖帝國太子。

          遠處,陸隱等人皺眉,這家伙確實棘手,是至尊賽最頂級高手之一,真正屹立巔峰的存在。

          武太白體表氣流沸騰,看著妖玄身影虛幻,失笑,“沒用”,說完抬手,“山河印”。

          還是山河印,還是那股氣流,之前,山河印擊潰妖玄精氣神,逼出妖玄的本體,此刻,山河印再度將妖玄從那種行走虛無的狀態打了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妖玄正面承受山河印的轟擊,猛地咳出口血,身體倒飛了出去,跌落天梯下。

          他自以為同化了虛靈的天賦,可以無視武太白的攻擊,然而卻被山河印毫無保留的擊中,徹底重傷,或者說擊中他的是那股氣流。

          幾乎沒什么人看明白這場戰斗,包括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他之前就看不懂虛靈是如何行走虛無的,當初跟幽泣一戰,他也是憑著鬼侯附身影子,才能攻擊到幽泣,否則根本打不到。

          虛靈的情況跟幽泣一樣,這種虛無狀態與實力無關,是另一種形態,實力再強,如果沒有應對辦法也打不中,他就沒把握能擊中,武太白居然可以輕易擊中。

          之前還無視妖玄的精氣神,陸隱知道肯定與武太白體表的那股氣流有關,到底是什么戰技?

          王易冷眼看著武太白,一點都不意外。

          妖玄表現出的實力其實很妖孽,無敵的精氣神,至強的肉體力量還有行走虛無的奇異狀態,無論哪一種都難以應對,足以與在場任何一個絕頂高手對戰,可惜碰到了武太白。

          武太白給人的感覺好像?怂。

          天梯下,妖玄捂住胸口,身前皮膚都被灼燒,大意了,山河印居然可以攻擊到他,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          十強戰,秋詩與夏九幽,妖玄與武太白都沒有讓人失望,展露出了遠超其余參賽者的可怕實力,而第三場,緊接著開始。

          第三場,輪到陸隱了,他走出,對面,不空走出。

          宇宙中,無數人振奮了起來,一個是東疆聯盟盟主,榮耀殿堂第四法子,五大關主之一的陸隱,一個是第六大陸道源三天,同樣為五大關主之一,這一戰,牽引了所有人目光。

          不空是道源三天,第六大陸未來的天,對第五大陸一直瞧不上,然而至尊賽的開啟,一個個高手出現,讓他收斂了狂傲,尤其是上清,氣流幻化夏家辰祖的那一刀讓他真切感受到此人的可怕,為此甚至愿意與他人聯手圍攻。

          上清被所有人承認為唯一至尊,除了上清,秋詩,羽化梅比斯,酒豪,夏九幽,一個個都不弱,隱藏極深,而眼前的陸隱盡管戰斗次數很多,底牌也都暴露了,有什么手段他清楚,但清楚是一回事,能不能應對,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        他被陸隱與妖玄還有噬星的戰斗波及過,清晰感受到陸隱力量的可怕,這一戰,不好打。

          一場至尊賽,將道源三天的信心都壓抑了。

          上界,無數第六大陸修煉者同樣緊張,如果是賽前,他們絕不會如此,至尊賽出現了太多太多的高手,而陸隱,是高手中的高手,所有人都承認。

          走入場中,不空一句話沒有,直接印照秘祖,可怕的氣息肆意席卷星空,蔓延出了至尊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抬手就是一擊空空掌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掌在不空預料之內,空空掌是陸隱的招牌攻擊,看似簡單的一掌,卻很難接住,這也是他印照秘祖的原因,必須依靠印照加持,才可以對抗。

          空空掌拍出,不空抬手,“分解”。

          空空掌跨越虛空轉瞬降臨,于不空身前被快速分解,一重重疊加勁道消失,同時消失的還有無與倫比的速度,同時,不空腳底星能擴散,蔓延到整個場中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抬頭,白夜——禮贊。

          第六大陸修煉者由于印照,精氣神都很強,但即便如此,他依然被拖入沉淪的幻境中,這是連妖玄都避免不了的。

          無邊無際的修煉者跪伏在星空,不空昂首,心潮澎湃,他是所有人的主宰,眼前,芷依和武太白都跪在身前,不錯,就是這種感覺,什么道源三天,除了他,誰能成為天?他是第六大陸所有人的天,將來道源宗的主宰,未來的祖境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地,星空中,一道巨大無比的人影出現,幾乎囊括星空,居高臨下看著不空,赫然是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看到陸隱,不空瞳孔一縮,陡然清醒,不好,這里是幻境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低頭,看著不空,抬手,一掌劈出,夜王開天功。

          不空身后秘祖印照而出,“這種小把戲對付不了我”,轟的一聲,不空整個人被轟入星空上,碎裂星球,掉入地心,陸隱再次抬手,夜王開天功。

          一掌掌劈落,全都轟擊在不空身上,不空臉色煞白,一口血吐出,咬牙怒吼,“降-神”。

          話音落下,恢弘偉力降世,來自于秘祖,同一時間,幻境被破開。

          至尊山山巔,不空一口血吐出,差點跌倒,身后印照秘祖,同時以精血燃燒,施展降神秘術,咬牙盯向陸隱,“你找死”,說完,雙手揮動,星能覆蓋天際,狠狠壓下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再次抬手,還是空空掌,所有人都知道的攻擊,卻不是所有人都能防御,即便能擋住,代價也不小。

          不空被空空掌正面擊中,掌印深深陷入體內,他再次咳出口血,以硬撐一掌為代價,星能將陸隱覆蓋。

          一剎那,陸隱臉色變了,他感覺出自己體內星能中出現了不好的變化,這是原寶陣法,不空正是以星能入侵淚女體內,憑借原寶陣法強行驅散淚女星能,如今,他又想以這種方法對付自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腳步踏前,腳底,星羅棋盤出現,他為棋子,不空為棋子,空氣為棋子,星能,同樣為棋子,凡可以看到的,感受到的,皆為棋子,而不空施展的原寶陣法,自然是棋子。

          移動,陸隱身體未動,卻將不空侵入他體內的星能移動了出去,令原寶陣法從他體內出現在體外。

          不空揮手,原寶陣法威力爆發,然而卻僅能驅散陸隱體表的星能,他不可置信,怎么會?

          陸隱再次抬手,空空掌。

          砰的一聲,不空被打退千米,半膝跪地。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呆呆望著,堂堂道源三天之一的不空,被陸隱全面壓制,沒有反抗能力。

          上界,第六大陸修煉者難以呼吸,有種被壓抑的痛苦。

          墜星海橫向黑洞外,秘祖搖頭,不空的優點很明顯,掌握多種秘術,還成為昊然高級解語者,掌握原寶陣法,然而缺點也明顯,就是面對同層次的強者,缺乏競爭力。

          他沒有強悍的肉體力量,沒有無解的精氣神,也沒有看不見的速度與足以保護自身的防御,一直以來他都以無敵的形象出現,沒人可以逼出他這些缺點,但現在,這些缺點成為了他最大的軟肋。

          其實被小青偷襲打下山他就應該清楚了,但短時間無法改變。

          不空被道源三天之名迷惑了眼睛,他掌握的一切手段都往神的方向靠攏,比如大輪回術,比如降神秘術,比如原寶陣法,大多數人根本不可能破得了,可惜一旦有人能破解,他就將處于劣勢。

          他是年紀最小,卻天賦最高的道源三天,同樣也是缺點最明顯的道源三天。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