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來襲
          陸隱很滿意,那畢竟是外宇宙,使用的是星晶,三千多萬立方星能晶髓換算成星晶簡直多到無邊,對外宇宙各大勢力來說算是很大的賀禮了。

          緊接著,維容也帶給了陸隱好消息,內宇宙各大流界恭賀陸隱奪魁,并送來了總價值超過五千多立方星能晶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呼吸急促,這一下就是將近億萬立方,不可想象的數字,就算扔給八大流界掌舵勢力,也算是天文數字了,火域庫存晶髓不過才億萬立方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這還只是內宇宙那些小流界贈送的,八大流界掌舵勢力更是出手大方,送來了總價值兩億立方星能晶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這時候不高興了,他算是看出來了,這些人都想用錢打發他,一個人就算花錢再厲害又能花掉多少,陸隱也沒有什么特別大的支出記錄,這些人全都精明似鬼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喜歡錢,他們就給錢,直到把陸隱喂飽為止,反正錢也花不掉,擺在那最多算裝飾,總好過送異寶,武器,戰技那些可以提升實力的東西。

          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,這些錢花不掉,將來陸隱出事,這些錢還會現世,這些人都把陸隱當成另類的銀行。

          就當是存錢了。

          王文笑的很燦爛,很欠扁,“以一些暫時用不到的東西換人情,對于那些家伙來說,這點錢不足以讓他們動容,卻能暫時填飽你,劃算吶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知道王文在嘲笑他,但這些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用錢的真正意義。

          不管這些人把他當什么,另類銀行更好,錢越多,他實力提升的越快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讓那些人知道自己實力提升與錢有關,估計能后悔死。

          “收起你這副欠扁的笑容,我自有我的用途”陸隱沒好氣道。

          王文笑道,“無所謂,錢多了總不是壞事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警惕,“你想打什么主意?我的錢一分都不會往外出”。

          王文一愣,目光怪異,“你不會真像那些人猜測的,對錢有另類的癖好吧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沒解釋,“至尊賽前你說過會有安排,怎么樣了?”。

          說到這個,王文有些無奈,“我的一切布置都是以你進入前三為基礎,現在你直接成為魁首,太引人注目了,布置得重新來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挑眉,“我記得比賽前,你對我很有信心,一切都是以我成為魁首為基礎布置的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只是一種方案,但你要知道,魁首這個目標太難了,所以”王文有些不好意思,也有些憋屈,他還是第一次判斷失誤,盡管陸隱成就魁首是好事,卻讓他的形象崩塌了。

          誰能想到陸隱真能成為魁首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現在太過引人注目,全宇宙都盯著你,所以我打算讓東疆聯盟退出炎嵐流界,以示我們的友好,從另一個方面慢慢滲透內宇宙,一個不會引起內宇宙注意的方面”王文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目光一閃,“哪個方面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已經調來了瓊熙兒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經濟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

          還記得晝星航運嗎?我記得你與晝星航運那個女人談過,她對你詳細說明了財閥在內宇宙的地位,與外宇宙完全不同,這些財閥再有錢也只是各大流界勢力的斂財工具,沒有自主權利,在內宇宙,財閥是最不引人關注,卻也是最容易滲透的一個群體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想起來了,當初冷研確實說過,晝星航運屬于內宇宙頂級財閥之一,巨人財團的下屬公司,巨人財團是整個內宇宙最頂級財閥,論經濟實力,遠超外宇宙四大財閥,但在內宇宙的地位還不如外宇宙四大財閥,皆因為其沒有任何自保能力。

          它所賺的錢都要交給身后的勢力,導致財閥在內宇宙過得很凄慘,牢牢被把控。

          他只是跟王文提過一次,沒想到王文就記下了,并從這方面入手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想起當初內外宇宙隔絕,雄霸疆域與外界第一次連通,瓊熙兒那種斂財手段,頓時便有了信心。

          瓊熙兒加上王文,還有一個維容,足以縱橫內宇宙商界,而東疆聯盟退出炎嵐流界,不僅讓內宇宙各大勢力松懈,也給了大圩魍龍一族和羅斯帝國交戰的理由。

          “東疆聯盟退出炎嵐流界,去哪?還回外宇宙?”陸隱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王文搖頭,“好不容易打通了內宇宙,怎么可能還回去,蠱流界與炎嵐流界之間有一個小流界,名叫茴流界,這個流界被稱為蠱流界的門戶,宇宙中的修煉者要前往蠱流界尋找毒蟲毒物,基本都會在茴流界停留,所以雖然小,卻很熱鬧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里就可以成為我們東疆聯盟在內宇宙的地盤,一來比較小,不引人關注,二來可以隨時返回炎嵐流界,那個方位與外宇宙,正好形成對炎嵐流界的夾擊,三來,背靠蠱流界,易守難攻,一旦出了什么事,也沒人能輕易打下茴流界,畢竟要看蠱流界的態度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蠱流界會那么容易將茴流界交給我們?”陸隱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王文笑道,“蠱流界不管那里,我們東疆聯盟遠遠沒有威脅蠱流界的能力,更不可能封鎖蠱流界修煉者外出的路,對他們而言,我們最多算是看門的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懂了,這是想借蠱流界的勢,令劍宗等勢力有所忌憚。

          外界肯定是這么認為的,實則不需要如此,真正的目的是漸漸淡化東疆聯盟在內宇宙的影響力,給瓊熙兒創造機會。

          這是轉移注意力。

          “經濟方面,你們打算從誰入手?巨人財團?”陸隱問道,這時,光幕扭曲,隨后消失,信號沒了,他奇怪,他的個人終端可是星聯網絡公司特供的,信號接收強度極高,遠不是其他人的個人終端可比的,怎么會沒了信號?

          突然地,飛船震動,陸隱皺眉,抬頭仰望星空,瞳孔陡縮,臉色煞白。

          只見星空,完全裂開,蔓延無邊無際,如同出現了另一片星空,而在這片裂開的星空中,一個熟悉到讓他頭皮發麻的東西出現,一個——娃娃,巫靈神——娃娃。

          看到巫靈神娃娃,陸隱整個人猶如掉進萬丈深淵,一腳踩空。

          他立刻穿上宇宙戰甲,大吼一聲,“逃”

          。

          話音落下,他走出飛船,手握元師制作的核桃異寶,取出天荒陣原寶,緊盯著巫靈神娃娃。

          而飛船內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只有枯偉,看到巫靈神娃娃的一刻,強烈的絕望感涌來。

          巫靈神娃娃漂浮星空,發出滲人的怪笑,周邊星空一切都被封鎖,包括飛船,動都動不了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咬牙,完了,毫無機會,這可是新人類聯盟七神天,真正屹立宇宙至高的絕頂強者,怎么會對他出手?木先生呢?會出現嗎?沒有玉石,他根本沒有聯系木先生的途徑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刻,陸隱腦中想了很多,死盯著巫靈神娃娃,后背都濕透了。

          他擁有很多手段,但在這種絕頂強者面前都如同螻蟻的掙扎,這個老怪物有多少戰力?百萬?那是至少的,陸隱可以確定一點,元師,絕非這怪物的對手。

          誰能救他?誰能?

          宇宙亮了不少,裂開的星空如同將烏云扒開,一束亮光照在巫靈神娃娃身上,如同帶來死亡的神明。

          陣陣怪笑聽得所有生物都顫栗,整片星空星球上,各種各樣的生物都躲藏,不管是人,動物,還是蟲子,星空巨獸,全都躲藏,絕望恐懼蔓延全身。

          “嘎嘎,小家伙,是時候回家了,回到永恒國度,回到屬于你的地方,嘎嘎”巫靈神怪笑,俯視著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咬牙,“老怪物,你抓我,榮耀殿堂肯定想盡辦法救,你永恒國度會被摧毀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嘎嘎,榮耀殿堂如果能摧毀永恒國度,早就出手了,小家伙,你想威脅我?”巫靈神發出滲透陰寒的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緊盯著巫靈神娃娃,內心不停呼喊木先生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抓我到底想干什么?我一個狩獵境還輪不到你堂堂七神天出手吧”陸隱問道,他在拖延時間。

          巫靈神娃娃陰冷目光與陸隱對視,看的陸隱一陣發寒,“回家再說,你很有研究的價值,畢竟,繼承了那種力量”,說著,陸隱周邊出現無法抵抗的力量,他想使用核桃異寶,卻發現動都沒法動,面對七神天,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感覺比當初作為普通人面對修煉者還無力。

          飛船內,其余人也都動不了,只能眼睜睜看著陸隱被抓走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地,一聲厲喝傳來,原本裂開的星空震動,巫靈神娃娃大驚,直接抬手抓向陸隱,但陸隱身前出現一個老者,抬眼,“裝神弄鬼”,說著,同樣抬手,“萬川歸!。

          長天島秘術,萬川歸海,可將敵人攻擊轉化為原始能量,抹消對手的攻擊力量。

          擋在陸隱身前的正是長天島上圣天師。

          巫靈神娃娃大怒,“當年的小家伙現在敢肆無忌憚的出手了?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鬼,你也該死了”上圣天師大喝。

          隨著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動,陸隱狠狠砸入飛船內,重重砸在地上,五臟震動,差點吐血,他連忙望向星空,整片宇宙都在晃動,影響了星河,影響了流界,不知道影響了多大范圍的地方。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