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

    1. 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踏星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白龍翻身
          陸隱很想跟龍夕說自己不用保護,但想想還是沒說,表現得太好會引起懷疑,他現在最好奇的就是白龍族秘術,剛剛龍夕戰斗那么艱難都沒使用秘術,太奇怪了,四方天平不可能沒有秘術。

          目光一轉,看向那頭八只腳青蛙樣的怪獸,下凡界隨便都能碰到這玩意,如果把下凡界整個扔去第五大陸,第五大陸還不血流成河?

          “走吧”龍夕開口,認準方向,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緊跟在她身后。

          一天后,他們再次遇到襲擊,這次是一只蟲子,自地底鉆出,妄圖鉆入陸隱腳底,嚇得陸隱趕緊避開,不過蟲子實力太差,最多也就探索境,被龍夕秒殺,然而當兩人看到地底密密麻麻全都是蟲子的時候,趕緊逃了,數量太多了。

          下凡界這些在陸隱看來高聳入云的大樹根本不是樹,而是根須,兩人又經過數天的跋涉,期間遭遇各種各樣生物攻擊不下十次,隨著眼前視野開闊,陸隱看到了遠方巨大無比,幾乎可以算占據整個天空的白色頭顱,那,就是祖莽的頭顱。

          根本看不清全貌,頭顱大半位于云層之上,只露出小半,即便如此,那一小半也太大太大了,宛如倒掛于天空的陸地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呆滯,怪不得能纏繞母樹,一眼都看不到頭顱的終點,只是頭顱啊,何等的龐大。

          看到祖莽頭顱,龍夕目光露出炙熱與尊敬,緩緩行禮,一旁,陸隱有樣學樣,也行了禮。

          “祖莽應該是下凡界最厲害的存在了吧”陸隱道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語氣少有的帶著震撼與激動,“這是自然,如果沒有祖莽,下凡界這些生物都會涌上中平界,祖莽憑一己之力鎮壓了整個下凡界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下凡界最厲害的生物除了祖莽,還有什么?”陸隱好奇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沉吟,“不清楚,據說數千年前,有半祖級別的怪物被殺,而更久遠之前還存在過浩劫,所有進入下凡界的人都死亡,為此甚至引動了白龍翻身,而再久遠之前,傳說下凡界海洋中有一條魚,巨大無比,足以與祖莽齊平,史上記載為艦魚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賤魚?”陸隱第一時間想到了汐淇頭頂的魚大人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瞥了他一眼,“艦隊的艦,意思是形容那條魚太過巨大,足以媲美祖莽和主宰界那只神鷹,不過這只是傳說,沒有切實根據,也沒有任何歷史紀錄證明這是真的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感慨,“下凡界還真是神奇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很多人都希望這里不要那么神奇,尤其是根組織”龍夕道。

          根組織是四方天平建立,專門滅殺下凡界那些容易對母樹造成破壞的生物,是一個可敬的群體,盡管拿著獎勵,但死亡率實在太高太高,陸隱記得壽勝說過,他就隸屬于根組織。

          寧愿想辦法讓陸隱冒充龍七騙白龍族,也不愿意再來下凡界,可見壽勝對這里的恐懼。

          一步步朝著祖莽頭顱而去,隨著時間推移,或許是一起經歷了生死,龍夕對陸隱態度好了不少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從沒有過這種經歷,被一個女人保護到現在,感覺還不錯,盡管有些憋屈。

          第三區很大,兩人走了幾天,祖莽頭顱就沒怎么接近,這與兩人不敢速度過快有關。

          之前他們就是速度太快,令星能出現波動,引出了一些怪獸襲擊,而今,怪獸襲擊的頻率明顯降低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,龍夕停了下來,余光看向后方,“有人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比她快一步發現,并非通過場域,而是通過星能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對星能的掌控沒有他高,他早就通過星能波動知道后面有人,而且跟著他們的時間不短。

          兩人停了下來,就這么等著。

          對方突然也停了下來,沒有接近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皺眉,這是不安好心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取出了圈子,把陸隱圈起來,“別出去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無語,看著龍夕朝著后方而去,不久,她回來了,目光更加冰冷,臉頰處還有一滴鮮血,是別人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想殺我的人?”陸隱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淡淡道,“走吧”。

          她不愿多說,陸隱也就沒問,其實也不需要問,不會有人特意來下凡界刺殺龍夕,目標顯然是他,寒仙宗那個少祖還沒放棄嗎?

          龍夕都已經與他成親,并且給了他精血,對白龍族而言,這就是夫妻之實,這都不在乎,要么那個白少洪真的很喜歡龍夕,要么,就是圖謀太大,堂堂少祖連臉都不要了。

          對了,記得之前龍夕提起過什么白龍翻身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是白龍翻身?”陸隱問道,忽然的,心中一緊,不好,龍夕之前能對他說,證明不是什么秘密,甚至可能是常識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頓住,奇怪看向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抿嘴,沒有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不是我白龍族人,不知道很正!饼埾Φ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松口氣,對,他是以龍七的身份成為贅婿的,龍夕盡管知道,但有時候說話不自覺把他當成龍七很正常,看來所謂的白龍翻身并非這片星空的常識,而是白龍族,或者說四方天平的常識。

          “祖莽,就是白龍,白龍翻身,即為祖莽翻身”龍夕淡淡道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奇怪,“寒仙宗圖謀祖莽翻身干什么?”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抬頭望向祖莽,“因為祖莽一旦翻身,有可能,推了頂上界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不解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不用了解太清楚,白少洪覬覦我,就是想得到我白龍族白龍翻身的偉力,為此,他會不惜一切手段對付你,唯一能讓他顧忌的就是寒門,除此之外,即便我白龍族,或者神武天,王家都不足以太讓他顧忌,四方天平有四方天平的規矩,寒門獨立于之外”龍夕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所以你讓你大哥想辦法讓我加入寒門?”陸隱道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道,“進了寒門,低調,不要暴露身份,以白少洪的能力也能安排人進入寒門,但就算要對付你,也要遵循寒門的規矩,這是鐵則,你只要不犯錯,沒人能拿你怎么樣,最多半年,我大哥會讓你退役,到時候白少洪再想對付你就沒那么容易了”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嘆息,“聽著都累”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看向他,“從你答應冒充龍七的一刻,你的人生軌跡就不同了,要么死,要么照我說的做”,說完,自顧自向前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怎么脾氣又壞了?陸隱無奈。

          “以白少洪的手段,肯定不止一撥人”,龍夕開口,將圈子扔給陸隱,“自己保護自己”。

          正如龍夕說的,接下來一路上,他們遭遇了不少人襲殺,甚至光明正大的圍殺,這些人并非只從第三區而來,有的是從其它區繞過來,損失不小,但也不知道白少洪給了什么條件,拼死也要襲殺陸隱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感受到了白少洪的影響力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在第五大陸,他也可以安排無數人刺殺白少洪,他在第五大陸什么地位,白少洪在這方面星空,地位也差不多。

          他可以想象接下來的日子精彩了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解決一批又一批人,手持長槍,槍尖,滴落鮮血,周圍,還有三人驚懼望著她,又看向位于圈中的陸隱,帶著不甘,發出低吼,同時出手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長槍劃過難言的軌跡,一槍洞穿三人脖頸,在陸隱眼中,明明是一槍,卻又如同三槍,他看到了收槍的動作,卻沒看清出槍的瞬間。

          白龍族槍技無敵,他這段時間算是見識了,龍夕手持長槍的威脅并不在王易的四絕散手之下。

          走出圈子,陸隱看了一圈,足足十五人,光明正大圍殺他們,全被龍夕一人解決,不過龍夕此次也受了點傷,大腿被劃破,然而這點傷對她不算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沒有說話,龍夕向前走去,似乎習慣了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連忙跟上,陡然的,他心生警兆,下意識場域外放,限制方圓一米,之前一個被殺的老嫗突兀出現,抬起手臂,手上什么都沒有,但陸隱的場域卻被什么東西刺入了一般,他抬腳避開,龍夕沒想到還有人活著,長槍刺出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的一槍同樣刺入陸隱場域之中,驚訝看向陸隱,似乎沒想到陸隱的場域威力這么大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的場域之威足以媲美不見光,盡管做不到不見光那般預判攻擊,但論防御,差不了太多了,龍夕一槍威力極大,但在刺入場域后,同樣被遏制,如同陷入了泥潭,而那個老嫗的攻擊同樣如此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陡然收回場域,龍夕長槍刺中看不見的武器,發出火花,射向四面八方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,陸隱依然看不見老嫗的武器,但他對星能的掌控卻感受出來了,那是一根絲線,看不見的絲線。

          老嫗身形閃爍,朝著陸隱平行的方向沖去,陸隱挑眉,如果不知道她的武器還以為她要逃跑,老嫗顯然想以絲線橫著將他脖頸斬斷,就連龍夕都以為她要逃跑,極為高明的殺人手段。

          陸隱立刻將圈子取出,老嫗的絲線斬在圈子上,扭曲虛空,無法存進。

          老嫗目光一閃,立刻遁走。

          龍夕手心全是汗,如果不是陸隱早一步取出圈子,他已經死了,不能放過此人,否則她沒把握同時應對此人與下凡界的怪獸,而且她已經知道老嫗的來歷,那個地方的殺手絕不能大意。

          
      国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左线

    2. <strong id="x65av"></strong>